東南亞 「聖母」甘願走下神壇充當世俗政客,再次打臉美國!

在不久之前的一個凌晨,緬甸若開邦羅興亞極端分子突然對緬甸境內的30個警察哨所以及一個軍營發動突然襲擊,隨後緬甸政府軍和警察進行反擊,導致雙方發生激烈交火,截止9月5日,若開邦北部孟都等地已經發生近百起羅興亞極端武裝的襲擊事件,已經造成方面13名安全部隊士兵、兩名政府官員以及13名平民喪生,此外,共有59座村莊被燒毀,兩座橋樑被炸毀,同時也造成2千多名緬甸國民無家可歸。

隨後,緬甸軍隊對羅興亞極端武裝進行圍剿,受到戰事的影響,目前已經有超過40萬的羅興亞難民逃離家園,湧向鄰國孟加拉,造成了極為嚴重的人道主義危機。而就在緬甸政府竭力應付這場危機的同時,西方陣營一如既往的為緬甸政府安上以「破壞人權」甚至「種族清洗」等罪名,各種人權機構以及政府機構紛紛對緬甸政府進行輪番轟炸,而且,幾乎所有的矛頭都指向緬甸政府資政翁山蘇姬。

面對西方國家對緬甸政府的無端指責,據英國廣播公司的報道稱,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在9月16日進行反駁稱,羅興亞人極端分子才是造成這次緬甸若開邦羅興亞人道危機的罪魁禍首。此外,據新加坡《聯合早報》的消息稱,本月19日,翁山蘇姬將首次就羅興亞人問題發表電視講話,由於聯合國大會召開在即,因此翁山蘇姬的講話也備受關注。很明顯,緬甸軍方16日的表態就是力挺翁山蘇姬。

作為曾經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翁山蘇姬,一直以來都被西方陣營稱之為緬甸「民主人權的聖母」,一直是緬甸和平爭取權益的象徵,更是西方陣營尤其是美國用來對付緬甸軍政府最終實現緬甸「民主和自由」的「代理人」。自從去年翁山蘇姬非暴力的方式投身於緬甸的政治運動中,並且在美國的支持下獲得了勝利,最終成為了權力可以凌駕於總統之上的政府資政。對此,美國對於翁山蘇姬可謂是寄予厚望,這一點從去年歐巴馬訪問緬甸期間和翁山蘇姬在一起時的那種足以讓馬歇爾嫉妒的親密程度就足見一斑。

美國的意圖很明顯,那就是利用翁山蘇姬的特殊地位以及國內強大的號召力牽制緬甸政府,阻止緬甸政府為中國破解馬六甲困局提供幫助。然而,翁山蘇姬上台之後,不但並沒有如美國所願阻止中國使用緬甸的皎漂港想西南內陸鋪設輸油管道的工程,而且還在短時間內多次訪問中國,加強與中國發展全面合作夥伴關係。

前段時間,在美國不在場的情況下,由中國主導的緬甸政府和主要反對派武裝的和談得以順利進行,儘管這次和談並不能從根本上消除緬甸政府與各大反政府武裝的矛盾,但卻能極大地緩解緬甸政府與反政府武裝之間的矛盾,為未來全面結束緬甸內戰創造條件。要知道,和翁山蘇姬一樣,緬甸國內的反政府武裝一直以來就是美國用來牽制緬甸政府的主要王牌,現如今翁山蘇姬不再聽命於美國,反政府武裝也不想再打內戰,這無疑讓美國在緬甸已經面臨無牌可打的尷尬局面了。

那麼,羅興亞極端武裝此次突然興兵作亂,導致翁山蘇姬成為了整個西方陣營的攻擊目標,是不是美國為了報復翁山蘇姬而鼓動羅興亞人起來造反的呢?據中青在線金邊9月18日電,馬來西亞反恐部門負責阿尤布汗在接受採訪時透露,有證據表明,已經有受到伊斯蘭國支持的馬來西亞人在緬甸若開邦對緬甸政府發動「聖戰」,伊斯蘭極端組織在社交媒體上發布緬甸軍隊「鎮壓」羅興亞人的圖片,以此換取外界的同情,引誘更多馬來人加入「聖戰」。

當然,這並不能說明美國介入此次緬甸羅興亞武裝襲擊緬甸政府軍的恐襲事件。但是,南亞的巴鐵卻直接拿出證據,說明美國與此次羅興亞武裝襲擊緬甸軍隊脫不了干係。據俄羅斯衛星新聞網原因巴鐵《論壇報》的消息稱,一名在巴基斯坦遭逮捕的伊斯蘭國高級頭目承認,伊斯蘭極端組織通過美國所提供的資金,在巴基斯坦境內建立伊斯蘭組織,並且招募年輕人實施在敘利亞的軍事行動。由此可見,伊斯蘭國介入羅興亞極端武裝為分裂緬甸的武裝叛亂,背後與美國妄圖在緬甸「教訓」不聽話的翁山蘇姬不無關係。

據英國廣播公司早些時候的報道中稱,西方陣營希望翁山蘇姬成為聖雄甘地和特蕾莎修女結合體的緬甸民主人權「聖母」,但事實上(在對待羅興亞人問題上),翁山蘇姬卻成為在意志力以及「冷酷無情」上接近柴契爾夫人的政客。對此,翁山蘇姬回應稱「是的,我不是什麼聖母,我只是個政客而已」。

翁山蘇姬之所以甘願走下西方國家為自己搭建的民主人權「聖母」的神壇,就是不想讓這些空有其表的光環成為自己的政治負擔,阻礙自己去做想要做的事。畢竟,聖母只是受人叩拜瞻仰的擺設品,而政客卻是要動手做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