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學者:中國“選拔制”成熟高效,很少產生“低質量”領導層

新加坡《聯合早報》網站9月19日刊發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的文章稱,中國共產黨是通過實現其使命來獲取其政治合法性而執政的。在這個“使命”的驅動下,中共形成了“以事設人”的選拔制度原則。這和失去了使命感的西方政黨“以人設事”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文章稱,無論哪一個國家,人事安排問題都是頂層政治的關鍵問題。在西方國家,一旦總統(或者元首)選舉年來臨,在整整一年甚至更長的時間里,整個國家的事情都是圍繞著新總統會是誰這個問題。

文章稱,中國實行的不是西方那樣的選舉制度來產生領導人,而是先選拔、后選舉的制度,就是先通過一套很復雜的機制和程序來選拔一批優秀干部,然后交由黨中央委員投票選舉選出領導集體。就是這個選拔制度,是很多人尤其是西方人所最看不懂的地方。但正是這個看不明白的地方,是中共作為執政黨成熟的體現。

鄭永年指出,其實,西方人看不懂中國政治,倒不是中國政治本身的緣故,而是很多人往往要不簡單地用西方意識形態或者價值觀對中國政治作出判斷,要不就用西方概念或者理論來解釋中國政治。前者導致這些人只能對中國政治表達一個極其主觀的偏好,后者則導致這些人對中國政治的膚淺、甚至是錯誤的認識。

文章稱,實際上,從改革開放以來,尤其是上世紀90年代以后這么多年的經驗來看,執政黨的高層人事選拔早就呈現出其客觀規律來。概括地說,中共不僅僅是一個執政黨,更是一個使命黨。就是說,中共是通過實現其使命來獲取其政治合法性而執政的。很顯然,在這個“使命”的驅動下,中共形成了“以事設人”的選拔制度原則。這里的“事”便是使命,“人”就是領導班子。

文章稱,這和西方的政黨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今天的西方政黨已經不像從前那樣具有進取精神了,失去了使命感。因此,西方制度更多地表現出“以人設事”。各政黨之間、各屆政府之間,政策往往沒有連續性,一個政黨上臺了,不僅人事大變動,而且跟著人事變化的更是劇烈的政策變動,新政府可以完全否定前任的政策。實際上,在進入大眾民主政治以來,西方統治階層也就是精英之間,就國家和社會的發展越來越沒有共識,多黨制儼然已經成為互相否決制。這給政治帶來了很大的不確定性,對社會經濟帶來了很大的不確定性。

文章稱,中國剛好相反,表現出“以事設人”,通過人事安排去實現執政黨的使命。經過了1949年前長期的戰爭和革命斗爭,也經過了改革開放以來將近40年的國內建設,執政黨不僅促成了中國社會經濟的轉型,更實現了自身從革命黨向執政黨的轉型。無論在理論還是制度實踐層面,較之世界上其他的政黨,中共已經是一個非常成熟的執政黨,沒有人會懷疑其作為中國政治主體的地位。

文章稱,從正在發生的趨勢來看,中共的人事原則也已經非常明顯,那就是要把最有能力履行黨的使命的干部選拔出來和提拔上來。

鄭永年指出,在西方,也并非沒有人注意到中國的這些政治變化。實際上,越來越多的人也肯定中國所發生的這一切。

文章稱,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已經發展出一套成熟的干部選拔制度,無論是最高層的領導人還是普通干部,所選拔和重用的都是具有豐富治國理政經驗的人。和其他國家的領導層比較而言,中國并沒有產生很多國家所經常發生的“低質量”領導層的情況。從這個意義上,中共領導層才強調說,今天的中國也在探討一種更好的政治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