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珍視持槍自由的代價,真的還值得嗎?

本該充滿歡樂的演唱會最後卻是血淚收場,拉斯維加斯發生美國現代史上死傷最慘的大規模槍擊案,每當傳出這類攻擊,美國槍枝管制議題往往成焦點,但進展不但有限甚至倒退。

從上傳到社交媒體的視頻畫面中,可以判斷凶嫌射擊了幾百發子彈,數以百計的觀眾逃竄現場、尋求掩護。根據官方尚未詳盡的統計表示,此次槍擊事件造成超過50人罹難,數百人受傷。 這一尚不清楚兇手作案動機的“獨狼”式襲擊行為,卻導致了美國現代史上大型槍擊案的傷亡最慘重。

美國一些團體疾呼,加強槍枝管制,不能又是曇花一現。

希拉里在賭城槍案發生後發推Hillary Clinton‏ 說,我們的悲傷是不夠的。我們可以和必須把政治放在一邊,站起來向全國步槍協會和工作在一起,試圖阻止這種情況再度發生。

近年以來,美國社會飽受“槍害”之苦。槍擊事件的頻發,已經損害到普通市民的安全感。按聯邦調查局(FBI)定義,大規模槍擊案指造成4人以上死亡的案件,在美國發生的頻率確實愈來愈高。

 

1982到2011年,美國約平均每半年發生一起大規模槍擊案;2011年到2015年間,平均每2個月,就傳出一起慘劇。

2012年,康涅狄格州一小學內的27名6、7歲學童和成年人遭到闖入者的槍殺;2015年,一對槍手夫婦在加利福尼亞州聖貝納迪諾(San Bernardino)的一場員工聚會上向同事開槍,造成14死;還有2016年,佛羅里達州奧蘭多一家同性戀夜總會內向的賓客,遭到了兇手的仇視與射擊,並導致50人死亡……

槍擊案發生不代表美國犯罪率較高,以竊案及攻擊案相較,美國每10萬人發生的竊案率與遭人身攻擊案件,比不少歐洲國家低,然而,美國槍枝殺人案卻較世界各國多,再加上槍枝氾濫,讓美國槍擊案發生的次數及致死率,都高於其他已開發國家。

美國民間有多少槍?全國公共電台(NPR)去年初引用國會研究處(CRS)統計,美國社會有近3億支槍,也就是說,不分男女老少,美國民眾平均約人人擁槍,這是1968年時的2倍。

在不計算幫派暴力與恐怖攻擊下,2000年到2014年間,美國發生大規模槍擊案達133件,相較於其他已開發國家,德國同期為6件、加拿大3件;同期,已開發國家中,美國每一百萬人平均約有0.4人死於大規模槍擊案,第2名芬蘭達0.375人。

然而,美國總統川普上任後、已悄悄撤銷前總統歐巴馬時代通過的聯邦管制措施,加強購槍者背景審查的行政命令。

歐巴馬當時限制有精神疾病就醫紀錄及特定犯罪前科者不得購槍,對堅稱擁護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的川普來說,他兌現的不只是競選承諾,更是捍衛憲法。

數據顯示,2000年-2013年間,美國死於槍枝的總人數約40萬人;另外,2013年的統計也顯示,美國平均每天約有92人死於槍枝,其中,58人以槍枝自殺,而死於大規模槍擊案的約1.5人、槍枝殺人案約30人。

世界衛生組織(WHO)最新資料也顯示,美國的自殺率在已開發國家中最高,每10萬人約有13人死於自殺,其中,近半死於槍枝,也是最高。

在美國各州,不只槍枝數量與槍擊案成正比,2008 年至2009年一份統計顯示,家庭擁槍比率越高的州,自殺率也越高,然而,不是美國每一州都支持禁止有精神疾病就醫紀錄者擁槍。

Vox指出,美國不是只有單一的槍枝問題,還包括和大規模槍擊案、槍枝暴力及自殺率和擁槍之間的關聯性,作為世上少數允許民眾擁搶的先進國家,美國需要一系列完整的配套政策。

川普除譴責犯罪、為傷亡者默哀,白宮在拉斯維加斯槍擊案後,對槍枝管制議題仍相當謹慎,白宮發言人桑德斯(Sarah Sanders)在下午的新聞簡報會上強調,總統捍衛憲法第二修正案,現在最重要的是團結美國、帶領眾人療傷止痛,至於白宮是否要引領兩黨,討論更進一步的限槍政策,還需要看到關於這起槍擊案的更多事實,未來可能進行政策討論,「但肯定不是現在」。

美國長期以來無法保護公眾免遭槍支暴力的危害,成為了美國民主出現失靈故障的一個縮影。摻雜著歷史之爭、黨派之爭和利益之爭的控槍問題,往往只能帶來就像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總統曾努力過的那樣,僅是斷斷續續、進一步退兩步的改革。而槍支權利背後牽涉的糾葛的現實社會影響,才是這個問題真正能一直作為熱點存在的關鍵。

美國人為“不禁槍”付出的慘痛代價全世界有目共睹,且槍支問題在美國似乎走進了一個怪圈:有憲法守護,所以不能禁;因阻力重重,控難見收效,卻在發生大規模槍擊案時,民眾一邊譴責,一邊因不安全感去購買槍支。然而,在很大部分美國人看來,擁有槍支仍無疑是一種象徵著民主自由的天賦人權,並且始終堅信兩百多年前建國者的理論,即對於人類所創造的“政府”必須時時防其失控,尤其是看到了納粹德國等暴政歷史之後。

由此觀之,對美國人而言,持槍的權利意義特別重大。但同樣不能忽略的是,過去40餘年,約有100萬美國人死於槍支暴力,已經超過1917年以來美國在歷次戰爭中的總死亡人數。然而,即便為了應對包括彼時一連串震驚世界的政治槍殺案在內,事態呈日益增多之勢的有組織犯罪,美國多年來不斷通過制定更為嚴格的法律和政策,以便作控槍監管,但至今為止,市面上依然會有很多槍支出售——對於這個私人槍支數量已超過3億支的國家而言,以往任何嘗試控槍的努力實際上偏偏不能奏效。

美國的憲法第二修正案寫明:紀律嚴明的民兵組織,為確保一個自由州的安全所需,不得侵犯人民持有和攜帶武器的權利。

曾經在華盛頓的一處廣場,有人發起過這樣一個活動:讓全美所有不論由於何樣原因而成為槍下冤魂的親屬,將他們死去親人留下的鞋子置於廣場之上。活動最終成型之際,那無邊無際的鞋看上去震撼且觸目。參觀者面前的這一雙雙鞋,仿佛訴說了一個個突然中斷了的人生——這一切,都是對於這塊土地上所發生的槍支犯罪的諷刺和指責,因為這一雙雙鞋所承載的一個個靈魂,都是真實和沉重的。由此不禁反思,這種珍視持槍自由的代價,真的還值得嗎?
槍,固然是一種權利,自由亦如是,兩者用之妥當,皆可展現民主;用之不當,則均註定反噬自身——這一點,美國概莫能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