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安瀾建議蔡英文釋善意


中評社華盛頓10月7日電(記者 余東暉)美國知名台海問題專家容安瀾(Alan Romberg)預測,中共十九大後,北京緩慢漸進地加大對台施壓力度,一年後台灣的“邦交國”可能不再有20個。他建議,蔡英文或許可以透過表態“台灣獨立不在我的議程上”,向對岸釋出善意,而北京方面也會將之視為“好事情”。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6日舉行“解密中共十九大”研討會,史汀生中心東亞項目主任容安瀾在會上就十九大後兩岸關係走勢做了專題發言。

  容安瀾指出,中共黨代會的報告通常將台灣問題與港澳放在一起寫一段,十九大報告如果對台灣問題著墨多很多,他會“感到驚訝”。當然黨代會期間,通常會有與台灣有關的新聞發布會或媒體提問,他不覺得此次會有明顯的不同。

  在容安瀾看來,蔡英文從2015年競選至今,其言行與傳統的一個中國手法並無二致,雖然她並沒有接受北京要求她接受的一個中國和“九二共識”。他不認為主要的關切已經發生變化,台灣正式宣布獨立的事情不會發生。不過北京一直以很大的懷疑態度看待蔡英文,看待這個問題,他們並非擔心台灣宣布獨立,而主要是擔心蔡英文搞“事實台獨”、“文化台獨”、“軟性台獨”。這是北京切斷與台北官方層面接觸的政策焦點。

  中共十九大會不會顯著收緊對台“緊箍咒”(tightening up)甚至誓言動武?容安瀾說:“我不認為如此,但我認為會有收緊的動作。”他表示,除非有現在還沒見到的重大行動,尤其是來自台北方面的,或者雙方暗中談判達成某種協議,他看不到十九大後北京對台政策的方向會發生重大變化。他說,台灣方面一度希望十九大後北京在打破兩岸僵局方面會更靈活,而他感覺現在台北的擔憂多多了,覺得北京更靈活是不可能發生的。

  容安瀾分析,習近平的態度不是要在值得注意的時間框架內(比如2049年)爭取統一,但習確實非常強調一個中國,試圖要求台灣以各種方式來遵守一個中國,未必是“九二共識”。他不認為蔡願意以直接的方式這麼做,但她會否以不直接的方式來做,是另外一個問題。
容安瀾表示,儘管習近平對蔡英文有懷疑,但他不覺得習會期待兩岸出現危機,基於三個理由:首先,為什麼要令台灣問題變得更困難呢,況且因為懲罰蔡政府,已經在台灣引發一些反彈。第二,聚焦於台灣問題,會分散北京處理更緊迫、更重要問題的注意力。只要北京沒有覺得失去陣地,形勢沒有發生逆轉,他們就會覺得還有時間,不值得從處理更重要、更緊迫問題上轉移注意力。第三,中美關係。如果在台灣問題上發生很壞的事情,就會將美中關係置於非常負面的軌道上。他一直認為台灣問題目前仍是唯一最終可能導致美中真正衝突的問題。

  容安瀾指出,如果真有宣布邁向“法理台獨”的行動,那會是不同的故事,但現在並沒有,相信北京也相信不會這樣。他不覺得北京現在擔心這個,但從北京的觀點來說,他們維持軍事能力以對付“台獨”是很重要的。不管美方喜歡與否,中國軍力現代化聚焦台灣,在北京看來是有用的。

  容安瀾認為,十九大後,北京的焦點會是2020年的台灣選舉。台北方面,蔡英文重申要有“新模式”,他認為這是合理的手法,但不會管用,因為在北京看來,將責任推給台北單方的它為什麼要與台北共擔責任呢?北京要求對岸首先接受一個中國,然後才能一起做事。另外一個因素是賴清德。容安瀾說,賴最近說“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這並非台灣一直以來的“咒語”,台北一直以來說的是“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國家”。這是引起爭議的元素。

  容安瀾指出,他不覺得台灣任何人能以倡導“台獨”而當選,台灣人民選蔡英文並非為了“台獨”,蔡自己也明確說要“維持現狀”,雖然她不支持北京定義的現狀,但她的政策總體上與之是一致的。
容安瀾建議,或許蔡英文可以說“台灣獨立不在我的議程上”,“我覺得這只是對事實的一個陳述,雖然她還沒說”,容安瀾表示,當他與大陸人士提出這個看法時,北京方面的人也說:當然,是的,那會是好事情,可蔡並未這麼說。

  會後中評社記者請容安瀾澄清這個建議:這是否打破目前兩岸僵局的可行方式之一?是否跟蔡提過,是否跟北京官員提過?容安瀾對跟誰說過這個建議不予置評,但表示,真這麼做的話,會有助益,但無論如何不會與在“台獨黨綱”上採取行動有同樣的影響。

  容安瀾認為,十九大後北京對台會採取進一步施壓的舉動,但只會是漸進式發生。一年後台北方面的“邦交國”很可能少於20個,但北京不會“批發式”地拿走。雖然會引起台灣的逆火,但北京意欲顯示他們有力量這麼做。此外還會在國際經濟空間等方面封殺台灣。

  有台媒記者問:北京是否不顧及台灣人民感受,設立陷阱,挑起蔡英文不要維持現狀?容安瀾回應:“我不是說他們試圖設立陷阱,我只是認為,他們會繼續緩慢地加大施壓,其中一個方式就是那麼做(拿走邦交國)。”這有巴拿馬前例可循,有些與台北有外交關係的國家有意轉向北京,北京在一定的時候開了綠燈。容安瀾指出,除非北京想要台灣人民強硬、長期的抵抗,他們必須顧及台灣人民的感受,但目前這個時候,北京也願意付出一定的代價,因為他們擔心蔡政府正走向他們害怕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