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孫中山到習近平 中國工法創造的世界奇跡

作為中華民國時期中國政壇上最為活躍的西方人,來自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州時年27歲的端納(William Henry Donald),在1912年的某一天曾看著身邊即將出任中國鐵路督辦的孫中山指著一張6英尺見方的大地圖,首次向自己披露了宏偉的中國造路計劃,端納後來把這幅地圖稱為「孫逸仙之夢」。

從《建國方略》到現實版的中國鐵路夢 1918年6月,經历了護法運動失敗後的孫中山寓居上海法租界,此後直至1920年11月下旬,在兩年半內孫中山制定了規糢宏大的建國計劃,並最終形成了《建國方略》一書。書中提出了修建10萬英裡的鐵路,以五大鐵路系統將中國的沿海、內地和邊疆連接起來。

《建國方略》中那些關於未來中國建設的理想設計被當時很多人稱為癡人說夢,北京大學历史系教授楊奎松曾對此感慨道:「孫中山早年一直被稱為『孫大炮』,以當年人們的眼光,孫中山的許多言論設想確有其不可想象之處。」


孫中山建國方略圖(圖源: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當下,正值中共十九大召開之際,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全球矚目的十九大報告中再次強調了要加強鐵路等基礎設施網路建設。

數據顯示,2014年到2016年,中國大陸鐵路投資分別完成8,088億元人民幣(1元人民幣約合0.1508美元)、8,238億元人民幣和8,015億元人民幣。 2016年7月,中國出臺新的《中長期鐵路網規劃》後,明確提出在原有「四縱四橫」高鐵網的基礎上規劃建設「八縱八橫」高鐵網。八縱八橫」高鐵網建成後,中國大陸高速鐵路總裡程將達到4.5萬公裡,在現有基礎上增加一倍。屆時將連接起總裡程超過20萬公裡的中國鐵路網,基本覆蓋20萬人口以上的大陸城市。 將改變中國西部交通格局的蘭渝鐵路 作為大國工程背後的一個縮影,在历經9年攻堅戰後,長達886公裡的蘭渝鐵路已於近期全線通車,蘭渝線的通車時間由原來的22小時縮短到只有6個小時,在中國西北和西南之間繪出了最近的連線。

孫中山早年提出的修建蘭渝鐵路,規劃路線「蘭州-廣元-南充-重慶」,正是今日蘭渝鐵路的基本走向。通車後的蘭渝鐵路北接黃河,南接長江,將中國兩大流域連接起來,是實現 「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銜接和聯通。同時,蘭渝鐵路也是繼京廣鐵路、京滬鐵路、京九鐵路、焦柳鐵路後,第五條縱貫中國南北的鐵路大動脈。


蘭渝鐵路的開通運營,形成了一條中國西北至西南出海口最便捷的鐵路運輸大通道(圖源:新華社)

蘭渝鐵路全線開通運營後,中國西部的交通格局無疑將隨之發生質變。此前,中國西北與西南的鐵路客貨交流呈「之」字形布局,主要經由隴海線、西康線、襄渝線運輸,線路迂回繞行,運輸能力緊張。   

資料顯示,作為西北、西南地區之間最便捷的快速鐵路通道,蘭渝鐵路可通行雙層集裝箱貨運專列,全年運輸送能力可達6,000萬噸。全線通車提速後,蘭州至成都、重慶的鐵路運費有望降低約三分之一,時間可縮短約三分之二。

中國工法創造的世界奇跡

因沿線地質條件極度複雜,受技術所限,蘭渝鐵路直到2008年9月才開工建設。「蘭渝鐵路是用中國工法創造了世界鐵路建設的奇跡」,參建各方在國家級核心期刊發表論文150餘篇、獲得國家實用新型和發明專利70餘項、各類工法總結31項。

被譽為超級工程的蘭渝鐵路在施工中遇到了一系列世界級難題。位於甘肅省岷縣與漳縣交界處、全長19公裡的木寨嶺,是中國目前最高風險等級的鐵路隧道,遇到的是世界鐵路隧道中最大的地應力,隧道襯砌受擠壓變形,今年7月完成了被破壞襯砌的補強工作。

而另一條修了足足8年的隧道——胡麻嶺隧道曾被德國專家判為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蘭渝鐵路開通後,火車穿過胡麻嶺隧道只需短短幾分鐘,但克服該隧道修建過程中一系列世界施工難題的,卻是中國鐵路人的「殫精竭慮和無數次的從頭再來」。

胡麻嶺隧道總長13.6公裡,開始的2年已挖通了10多公裡,但最後的173米,讓中國鐵路人耗時了6年。該路段挖到只剩173米時,胡麻嶺隧道前方湧出了大量帶有泥沙的黃泥水,挖好的隧道被倒退了200多米,無法想象的意外導致工地被迫停止施工。

經地質勘探檢測,胡麻嶺隧道的地層被命名為第三系富水粉細砂地層,屬於國家六級圍岩。稍有不慎隧道即會變形塌方,甚至造成人員傷亡。當時施工團隊請國際一流專家進行了多次會商診斷,「人類不可能在這種地質中打隧道「,德國專家在離開工地時給出了這樣的判決書。 蘭渝鐵路當時已修建了八百多公裡,接近完工,但卡在胡麻嶺段也就意味著這條鐵路線通不了車。中國鐵路建築團隊花了六年時間,尋找新辦法、勘探、挖掘,灌註化學漿液固結細砂、抽水排水、九宮格挖隧道法等創造性施工方法的運用,最終解決了這道世界難題。

建成後的蘭渝鐵路,為同類地質的公路、鐵路隧道施工提供了參考方案。當下,海內外在建的多條地質條件類似的鐵路和公路項目,在設計、施工時都在向中國蘭渝鐵路「取經」。

有觀點認為,在工業化取得成功後,尤其以2016年杭州G20峰會為標志,中國對很多國際問題提出了「中國方案」。按照這種邏輯梳理,從孫中山到習近平,可以說中國的鐵路建設也正在逐步走向一個完整的現代化,並向世人呈現越來越多的「中國方案」。(作者劉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