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黨報:大城市無權讓「低端勞動力」離開

摘要看到標題是不是很震驚?你沒看錯,這是2010年的一篇中共机関報《人民日報》發表的評論文章。誰能想到呢,才幾年,滄桑巨變。一起看看2010年的《人民日報》是怎麼說的。

北京市人大常委會不久前建議,採取措施引進高端人才,減少低端勞動力,以應對北京市人口持續增加的壓力。雖然遭到質疑,但有關城區仍是「你說你的、我幹我的」,開始對餐館、洗浴、美容美發、小百貨、小建材清理整頓。

每當大城市面臨人口壓力以及其它相關問題時,總有管理者想出這樣自認為高明的點子——「讓低端勞動力離開」。廣州市就曾宣稱,當地治安差是因為外來低端勞動力太多,應當將其轉移到別處。北京市之前也有政協委員提出,有必要對進京人口設門檻。

誰是低端勞動力?

出主意的管理者肯定認為自己不是,而是諸如北京市人大常委會所說的「小企業小門店所吸納的流動人口」。在管理者眼中,這些低端勞動力不是「北京人」,不應當來擠占北京市日益緊張的公共資源;低端勞動力多數從事體力工作,不好看、不體面,不符合北京國際大都市的形象和定位。

只是,管理者一定忘記了,北京不僅屬於北京人。每個公民,不論是生在大都市還是西部偏遠的山邨,不論是博士還是只有初中畢業,都擁有平等自由的遷徙權和居住權,都可以來北京謀生、就業、尋求發展。倘若認為大都市的繁華和機會只能由「高端人才」分享,那麼,向北京輸送電力、輸送清水、輸送蔬菜的欠發達省份居民也可以建議,不允許其他地方分享其資源。何況,所謂的「低端」並不代表「低素質」,他們中的絕大多數勤勞、自立,對城市充滿敬畏,懷揣著向上的夢想,不存在給城市「抹黑」的問題。

誰離得開低端勞動力?

不知道出主意的人過著怎樣的生活,但想必其不需要快遞員來送快件、不需要小時工來打掃衞生、不需要維修工來通下水道、不需要在有服務生的餐館用餐、不需要在有保安的小區住……又或者,需要這些服務,但提供服務的人最好住在北京之外的河北遼寧內蒙古,只在有需要時來北京幹活,幹完了立刻離開。

城市越大,所需要的勞動力越多樣化。不同人群集聚,這本身是城市之所以成為城市的基礎,也是城市繁榮度、生命力的體現。城市可以選擇高新技術、現代服務業作為重點發展的產業,但如果認為可以因此不要普通服務業、不要小企業小商店,那就是一廂情願了。因為,這些產業之間並非互相排斥,其吸納的勞動力更是相互依托的。趕走了低端勞動力,不意味著趕走了相應的需求,空下的位置也不必然會由高端勞動者填滿。

何況,如果真的對吸附大量流動人口的小企業等實行強制退出機制,其結果必然是老百姓生活變得極為不方便,生活成本也被大幅提高,到時候恐怕要盼著低端勞動力回來了。

人口持續增加、城市不堪重負,這的確需要想辦法解決。從根本上講,正是由於地區間發展極不平衡,才使人們擁向北京這類基礎設施佳、發展機會多的大都市。所以,關鍵是多投入、下力氣促進區域協調發展。動輒就採用行政手段強令退出,只會暴露出管理者思維的簡單粗暴,也很難真正執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