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馬來西亞家長不讓孩子赴臺留學 高教新南向陷品牌危機


馬來西亞留學生作為中國臺灣第二大境外生群體,目前約有一萬六千人在學,是臺灣「新南向政策」緩解少子化、人才培育等高教工作中的重要目標國家,然而近日卻傳出馬國華文獨立中學出現家長呼籲勿讓孩子來臺留學的「公開函」,並建議該讓孩子到中國大陸留學,臺灣高教新南向陷入了「品牌危機」。

據多維新聞報導,悉該「公開函」在兩個月前已流傳在馬國六十多所華文中學,稱學生自臺灣畢業返馬國後適應率僅有10%,且面臨求職問題。

馬國留臺校友會聯合總會於12月6日在「馬來西亞升學輔導研習營」上對媒體回應稱,該「公開函」內容與數據有偏差,目前馬國教育界、企業界仍對臺灣畢業的人才有需求。


該「公開函」名為《為我們的孩子著想》,提出了七點臺灣升學的弊處。雖然當中有不少盲點(見圖),如第一點的誤解英語能力決定了能否在社會立足與否,第二點的繁體字阻礙與大陸溝通,第三點的人脈決定論,以及第七點的適應率僅有10%等,但可從第四、五、六得悉,問題仍出自於臺灣自身。

在「新南向政策」推出前,臺灣各大學早已積極到東南亞國家招生,其中馬國是臺灣經營多年,且最容易布局的「市場」,因馬國擁有七百多萬華裔人口,中文程度較佳,絕大部分在臺留學的馬國學生是華裔,而非馬來人。為因應少子化浪潮的來襲,尤其名聲居末的大學沖擊最大,因此積極到馬國招生,並祭出獎學金或免學雜費等優惠吸引學生,不過也發生過學生來臺後「貨不對辦」的爭議。

隨著資訊越來越容易取得,馬國華人社會也開始認知到當前臺灣高教的弊病,擔心若大學退場,外國學生的受教權能否獲得保障。 此外,由於學制差異,馬國公立中學學历僅有五年,若要升大學得入「先修班」一年,而臺灣官方的規定是學生必須要完整六年中等教育學历才能報讀大學。但臺灣官方與各大學為更易於招馬國學生,而將招生門檻降低,若中等教育學历只有五年,規定僅需在大學補修十二學分。 可見臺灣官方在招生門檻方面的「官僚怠惰」,以及在處理大學退場問題上的態度曖昧不明,仍不公布有退場危機的大學名單,使得馬國對臺灣高教陷入了品牌信心危機。
目前明顯已陷入衰退危機的即是臺灣僑委會與部分大學合推的「海外青年技術訓練班」(簡稱海青班)。

12月5日,台灣地區僑委會委員長吳新興在馬國表示雖然臺灣有少子化、大學過多的問題,但馬國來臺學生卻增長,吳新興希望未來海青班、3+4僑生技職專班人數每年有7至8%的成長率,而今年11月10日時,臺灣農委會也表示研議開放海青班學生留臺工作。

早在今年7月,大馬诗華日报发表《台灣髙教新南向有名無實》評論,批评台教育部政务次长蔡清华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言论不属实。认为学生是假实习真剥削。该报还披露,台湾目前滥用实习生的状况严重,一般来说是无薪;有薪资的也会比正职上班还要低,但两者的工作量却一样大。然而,台湾方面不愿意对外籍人士提升保障,还试图变相开放劳动法令放任「假实习真剥削」,很明显的並没有对外籍人士表达善意。

诗華日报指出,台湾方面甚至將之提升为政治问题,罔顾学生健康的基本人权。台灣当局健保费用是新台幣1249元是混淆马来西亚大眾对台湾全民健保制度的陌生。

實際上,海青班來臺人數已逐年下降,根據官方資料顯示,最新的第37期海青班錄取人數有1,389人,前一期第36期有1,755人,而35期有1,836人,人數明顯減少。

另外,12月5日,國民黨臺北市議員王鴻薇批評臺北市長柯文哲為落實10月提出的《南洋北流》計劃沒有編列預算,卻要動用地方教育發展基金。該計劃是為補助就讀臺大、清大、交大等六所大學資訊科技學系的馬國、印度學生獎學金計劃,名額是每年每校各40名,王鴻薇認為大學非地方教育,她指柯文哲把教育基金當提款機,還嘲諷市長柯文哲「想做總統」。這一下子,原充滿美意的新南向招生政策,又陷入了政治口水戰,也凸顯了臺北市政府立《南洋北流》計劃不周,以及充滿了為趕上新南向政策熱潮的投機性。

若新南向成了臺灣官方「為新南向而新南向」的「運動」,卻不補足臺灣高教自身的缺陷,新南向目標國家人民無可避免對臺灣信心不足,屆時臺灣別老是想著中國大陸在「搶」學生,而是學生與家長總會選擇較好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