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光中:藏在心裡的一甲子鄉愁

 


詩人余光中14日病逝於台灣,享壽90。

如果說一個人的「鄉愁」可以喚起無數海外游子心中那份殷切的思鄉之情和深摯的愛國情懷,可以教人忘卻五十年的政治,去擁抱五千年的文化,那這個人必定是餘光中。

伴著文學與友情、愛情與親情的人生,一生相當豐滿扎實,但余老曾在生前透露他此生的鄉愁無解,隔著台灣海峽那道濃濃的鄉愁,或許是他最深的遺憾。

余光中除是詩壇泰斗,在台灣史上各式文學、語文論戰也是關鍵大將,從1970年代現代詩論戰、鄉土文學論戰,2006年批評前教育部長杜正勝「刪減文言文」政策,到近來的高中國文課綱白話文/文言文比率論戰,都無役不與,連戰50年。

在戒嚴時期的1970年代,文學評論家唐文標批評台灣現代詩風格,當時在香港中文大學任教的余光中,於1973年發表《詩人何罪》,批評唐文標思想左傾;1977年,他更寫下《狼來了》一文,為鄉土文學論戰投下驚天動地一彈。

余光中在該文中,指出台灣「工農兵文藝」(指當時部分鄉土文學)的批評,與中國大陸的「工農兵文藝」的觀點,「似有些暗合之處」,並引用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指出中國的「工農兵文藝」有其特定歷史背景與政治用心。

余光中在該文也強調,所謂「工農兵文藝」至少有1/3早已盛行於台灣,但用意和毛澤東所強調的大不相同,例如管管、吳晟得詩獎,就是因為藝術成就而非「階級成分」。他質疑,「工農兵文藝工作者」強調文藝要寫實,但對(張愛玲)《秧歌》、(陳若曦)《尹縣長》等視而不睹等行徑,都令人起疑。

余光中當時此文有人叫好,也有人認為這是以鄉土文學將人入罪,在戒嚴時期猶如白色恐怖。時至21世紀,相關爭戰仍然繼續,余光中還在2004年為文強調當時寫該文是出於愛國心,並非想扣作家陳映真等人帽子。

2006年,余光中公開批評前教育部長杜正勝的「刪減文言文」政策,指出杜正勝如果讀好文言文,就不會把輓聯「音容宛在」寫成「音容苑在」,並說「我能當千年的作家,但部長可以當多久?」

近來高中國文課綱白話文/文言文比率之爭,余光中雖已年邁,仍加入王德威等中央研究院院士發起的「國語文是我們的屋宇」連署聲明,認為政治不該介入語文教育,強調文言文是幾千年中華文化的載體,「如果把它拋掉不用,我們就會變成沒有記憶的民族。」寫一手好白話文、學外文的他,始終堅持文言文重要性。

台灣作家龍应台惊悉余光中先生去世,悲痛不舍。她說,從疼痛徹骨的遷徙流亡思鄉,到意氣風發的「希臘天空」的追尋,到回眸凝視決定擁抱枋寮的泥土,到最後在自己擁抱的泥土上又變成異鄉人,「余光中的一生就是一部跨世紀的疼痛文化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