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外交思想是怎樣形成的

中國向聯合國贈禮:共築「人類命運共同體」

6月22日至23日召開的中共外事工作會議將習近平外交思想正式提出。習近平在極高規格的外事工作會議上系統闡述了他的外交思想。中共最高層明確將此定義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外交思想」,中共政治局委員楊潔篪在總結會議時更是進一步指出「這次會議最重要的成果是確立了習近平外交思想的指導地位」。
這次外事會議標志著習近平的外交思想已經正式成型。 那麼,習近平外交思想究竟是怎樣形成的?

梳理過去一些年習近平的外交表述和實踐,不難發現,三次訪問和系列峰會概括彰顯出習近平外交思想的軌跡。
第一次訪問是2009年2月11日,時任中國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在墨西哥華人聯誼會上的發布演講稱:「有些吃飽了沒事幹的外國人,對我們的事情指手畫腳。中國一不輸出革命,二不輸出饑餓和貧困,三不去折騰你們,還有甚麼好說的。」 其中「不輸出革命」是指不幹預別國政治和別國人民的選擇,不會採用舊帝國的殖民主義和門羅主義,也不會支持恐怖主義,這是中國國際政治觀的中心,同樣是反對別國幹預中國內政的理論依據和前置。
「不輸出饑餓和貧困」,事實上,中國不僅不輸出饑餓與貧困,還積極輸出繁榮與財富,這就是「一帶一路」和「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本質內涵。「不去折騰你們」則是暗指中國不去折騰你們,你們也不要找中國的茬。

第二次是習近平擔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和國家主席前夕的2012年2月訪美。美國副總統拜登跨州陪同,在美國刮起「習旋風」。在那次訪問中,習近平提出,推動中美合作夥伴關系不斷取得新進展,努力把兩國合作夥伴關系塑造成21世紀的新型大國關系。習近平訪美時不僅很好展現了自己用柔軟身段來展現強勢的自信和對情況的掌握,而且提出了影嚮至今的新型大國關系。
第三次是已擔任中國最高領導職務的習近平,2013年3月訪問俄羅斯和非洲的坦桑尼亞、南非、剛果,並出席在南非舉行的金磚國家領導人峰會。這是中俄、中非、中國和新興市場國家關系的重要性宣示。習近平此次出訪俄羅斯,是其外交思想實踐早期呈現的神來之筆,因為此次訪問奠定了中國在美俄矛盾當中的關鍵角色,既鞏固了中國與俄羅斯的戰略關系,提升了自己在「一帶一路」和世界經濟格局中的領導地位,更為中美可能發生的沖突建立了更有力的槓桿,創造了新的平衡。以後的國際形勢發展,都一再佐證俄羅斯是中國應對外部危機的平衡木。

除了3次標志性訪問之外,習近平還在系列國際會議上提出了中國現階段的外交理念和政策。比如,2015年5月20日到21日亞信會議在上海舉行,習近平首次提出了亞洲安全觀,認為亞洲的問題,歸根揭底要靠亞洲人來處理,這凸顯了他的亞洲主體意識。2014年11月10日至11日在北京舉行的APEC峰會,是時隔13年中國再次舉辦,習近平在9日舉行的APEC工商領導人峰會上首次提出「亞太夢想」 。「亞太夢想」就是堅持亞太大家庭精神和命運共同體意識,共同致力於亞太繁榮進步;就是繼續引領世界發展大勢,為人類福祉作出更大貢獻;就是讓經濟更有活力,貿易更加自由,投資更加便利,道路更加通暢,人與人交往更加密切;就是讓人民過上更加安寧富足的生活。
亞太夢的實現離不開中國擔當。中國的改革開放與和平發展是一個自身不斷融入亞太、融入世界的過程。北京APEC峰會進一步加強了中國同世界特別是亞太地區的命運相通,利益相連,將一個不斷融入世界,發揮大國責任的中國展現給世界。宣示中國將在亞太區域經濟一體化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2016年9月4日至5日在杭州舉行的G20峰會,標志著中國已躋身世界經濟舞臺主角和全球治理「游戲規則」塑造者之列。

2017年5月14日至15日在北京舉行「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討論版,席間習近平表示「推進一帶一路建設不會重複地緣博弈的老套路」,「不會形成破壞穩定的小集團」。事實上,「一帶一路」內含中國古已有之的天下主義精神,是一種以和平與發展為核心目前的中國方案和路線圖。
2018年6月9日在中國青島舉行的上合峰會,是上合組織擴員後舉行的首次峰會。「上海精神」作為峰會理念,輸出中國傳統文化中儒家「和合」理念,即強調求同存異、合作共贏的新天下主義,此外習近平還順勢進一步推進「一帶一路」,鞏固其「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
與幾乎同時召開的G7峰會相比,「上海精神」更為凸顯:G7峰會期間,美國跟其盟國因不斷升級的貿易糾紛而出現嫌隙,導致內部矛盾暴露無遺,上合峰會則展現出中俄主導下的「和而不同」國際景象。

以上由中國主辦的系列國際會議只不過是中國在豐富外交理論和實踐的縮影,除此之外中國還在更多國際會議上積極參與全球治理和推動世界治理結構的改革。比如,2017年11月10日,習近平在出席峴港亞太經合組織工商領導人峰會演講中提出,繼續堅持建設開放型經濟,努力實現互利共贏。開放帶來進步,封閉必然落後。中國要支持多邊貿易體制,堅持開放的區域主義,幫助發展中成員更多從國際貿易和投資中受益。中國人民講求以和為貴、協和萬邦。中國將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始終做世界和亞太地區的和平穩定之錨。這些既彰顯了中國外交政策由鄧小平時代的韜光養晦日益變為積極有為,也為習近平外交思想形成提供了實踐來源。

2017年的十九大報告是習近平外交思想形成的一個裡程碑,其中就外交工作既重申了「人類命運共同體」,又提出了「在世界上高高舉起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為解決人類問題貢獻「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同時還強調中國必須有自己特色的大國外交,把中國發展與世界發展聯繫起來。

十九大結束後,習近平又著力推進了黨際外交,積極推廣國際社會主義,舉辦由世界300多個政黨和組織參加的「中國共產黨與世界政黨高層對話會」,打造專門針對社會主義國家的「戰略意義命運共同體」。習近平的「中國方案」和國際社會主義,更註重各國或地區自主自願選擇。
近幾年,中國在世界舞臺展現出的大國責任、大國擔當除依賴於過去幾年習近平透過積極有為奠定的內政大局和中國經濟實力作為基礎,更是展現出習近平超凡的國際視野和寬廣的個人胸懷,外交思想終究是體現一個國家最高領導人的氣度和卓識。
4年前,習近平在外交目標上的主線是「堅持和平發展、促進民族複興」,主題是「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為和平發展營造更加有利的國際環境,維護和延長中國發展的重要戰略機遇期,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中國夢提供有力保障」。
4年後的今天,習近平的中國外交主線變為「服務民族複興、促進人類進步」,相較於4年前多了「促進人類進步」。主題則在強調「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進而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創造有利條件」的同時,更著墨於國際層面的抱負,即「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堅定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積極參與引領全球治理體系改革,打造更加完善的全球夥伴關系網路,努力開創中國特色大國外交新局面」。
兩相對比,如果說4年前主要停留於中國本位,還是以守為主的話,今次則在強調中國本位的同時,尤其重視國際主義,已經轉守為攻。

2018年中國青島舉行上合峰會,凸顯「上海精神」之「和而不同」

在具體外交政策上,4年前是「6個堅持」,包括:必須堅持中國共產黨領導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必須堅持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方針;必須堅持國際關系民主化;必須堅持合作共贏;必須堅持正確義利觀;必須堅持不幹涉別國內政的原則。這6個堅持其實還是中共建政後一以貫之的政策,並無特別之處。
4年後的今天則非常不同,習近平提出了「10個堅持」,其中兩個是在以往基礎上升級,即「堅持黨對對外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堅持相互尊重、合作共贏」,但剩下8個堅持是全新內容,包括:堅持以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為使命推進中國特色大國外交;堅持以維護世界和平、促進共同發展為宗旨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堅持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為根本增強戰略自信;堅持以共商共建共享為原則推動「一帶一路」建設;堅持以深化外交布局為依托打造全球夥伴關系;堅持以公平正義為理念引領全球治理體系改革;堅持以國家核心利益為底線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堅持以對外工作優良傳統和時代特徵相結合為方向塑造中國外交獨特風範。

習近平外交思想的這「10個堅持」展現了新時代中國外交的抱負、氣魄和世界觀,既是習近平外交思想的核心構成,又是習近平外交思想已經走向成熟的標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