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戰之下 不必對中美關系太過悲觀

 

在中美貿易戰激烈碰撞的當下,兩國中的很多人對中美關系的前景不表樂觀,甚至有人擔憂中美將陷入「修昔底德陷阱」,兩艘巨輪難免相撞的命運。不過幾天前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否定了這種觀點,他在出席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舉辦的第八屆中美民間對話第二次會議時表示,中美「仍然在同一條船上」。

為甚麼有人認為中美已不在同一條船上?他們給出的理由主要有兩點,一是隨著經濟發展,中國體制沒有出現美國期待的民主變化。也就是說,中美體制不同,美國的民主體制與中國的威權體制很難相處,雙方必然走向不同的發展方向,即使原來可以同舟共濟,未來也一定會分道揚鑣,兩國相互競爭,難以避免。

二是,中國有意改變國際規則,挑戰美國的國際地位和主導權;正所謂「一山難容二虎」,在中美爭霸的狀態下,雙方不可能同乘一船。這是美國很多仇華派的臆想,他們滿腦子爭霸思維,不太可能理解「寬廣的太平洋足夠大,容得下中美兩國」這句話的含義。

其實,中美關系複雜多變,出現一些不和諧的聲音十分正常。畢竟中國崛起確實是西方世界500年來未有之變局:以前崛起的國家都是西方大國,現在第一次出現東方大國崛起,對西方霸權構成挑戰,這很難不引起美國社會的疑慮和議論。中國這樣一個不同於西方的異質文明崛起會給美國帶來哪些機遇和挑戰?作為世界老大的美國必然要認真面對這個問題,並找到應對的方案。

中美之間是否只有對抗一條路可走,重演美蘇冷戰的悲劇?答案自然是否定的,中美不可能重走美蘇式的冷戰之路,這是由中美融合發展的現實決定的。改革開放以來,中國40年的發展史,是中國融入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的共榮史。美國常說,中國是當今國際秩序的最大受益者;此話大體不錯,同時美國和全世界也從中國的發展中獲益良多。當今的世界已經是一個地球邨,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已經不可能分道揚鑣。

這與美蘇冷戰時的世界完全不同。當年美蘇冷戰格局為甚麼能夠形成並持續40多年之久,雙方意識形態不同並不是最主要的原因,說到根本,還是當時世界上形成了兩種經濟發展糢式:以蘇聯為首的計劃經濟糢式和以美國為首的市場經濟糢式。這兩種經濟糢式相互排斥,基本上沒有經貿往來,將地球分成了兩個世界,為美蘇冷戰創造了條件。再加上,美蘇都有稱霸世界的政治欲望,雙方走向冷戰不可避免。

現在的世界只有一種經濟發展糢式——市場經濟,中美處在同一個市場並且經貿聯繫十分緊密,根本沒有走向冷對抗的條件。即使如美國鷹派所言,中國想改變國際規則,挑戰美國的國際主導權,中國也只會在現有國際規則下行事,與美國展開公平合理的競爭,不可能推翻現有的國際秩序,中美還是在同一條船上。

更何況,中國並不想與美國爭霸,「永遠不稱霸,永遠不搞擴張」是中國的發展理念,美國鷹派認為中國想挑戰美國的世界主導權,只是對中國自然崛起的臆測,並不真實。所以中美之間並不存在爭霸的問題,只有經貿摩擦;而經貿摩擦可以通過經貿談判解決,中美之間的對抗並不會超出經濟層面。

那些認為中美之間將分船而行,甚至陷入「修昔底德陷阱」的觀點,誇大了中美對抗的烈度,不太可能變成現實。中美政治體制不同,這是現實,但只有這種不同不會讓中美走向全面對抗,畢竟這是一個多元的世界,各種政治體制都在並行,而且中國也不會向世界其他國家推廣自己的制度,中美在這方面的矛盾十分有限,不會激化。

當然,在中國崛起的大背景下,美國不適應或不想適應中國的崛起,這也是事實。未來中美之間的摩擦會增加、加大,恐怕不可避免。但這種摩擦不會無限擴大,不會讓中美落入「修昔底德陷阱」,這是可以肯定的;因為經過兩次世界大戰和美蘇冷戰,人類的智慧已經上升了一個臺階,不可能重複過去的錯誤。

目前,中美之間的矛盾仍然是經貿矛盾,未來雙方的對抗應該也主要在經貿領域展開,這個問題可以經過雙方談判、妥協解決,中美不會走向全面對抗。如崔天凱所說,中美「仍然在同一條船上」,雙方都會努力讓這條船繼續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