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威脅再改口會談 伊朗回絕特朗普的「橄欖枝」

美國總統特朗普可能萬萬沒想到,他對伊朗遞出的「橄欖枝」——願意和伊朗領導人舉行無條件會談,在伊朗引發的是一場對他轟轟烈烈的聲討運動。伊朗革命衞隊總司令發公開 信稱特朗普為「大撒旦」,從伊朗外長到伊朗網民則指責他單方面撕毀伊核協議不尊重國際法,這種抨擊美國各界似乎都不願為之辯護。

  「特朗普,伊朗不會接受你的會談提議。你將帶著你的願望走進墳墓,伊斯蘭共和國的官員不會要求和你或者你的官員舉行會談,你永遠不會等到那一天,即使你的繼任者也不會等到。」1日,伊朗伊斯蘭革命衞隊總司令賈法裡的這封公開 信在國際媒體上廣為流傳。「美國之音」題為「伊朗革命衞隊總司令:不與『大撒旦』談判」的報道稱,伊朗最強大的軍方領導人在該國國家控制的媒體法爾斯通訊社發表公開 信,強調伊朗的信仰決定了它與別的唯唯諾諾的國家截然不同,他將特朗普稱為「業餘總統」。報道強調,這是伊朗最高官員對特朗普談判提議的直接回應。

  「談判?我們一直在那裡。」《德黑蘭時報》在頭版最醒目的位置刊登一幅特朗普背身離開一個會議室的照片,嘲諷是特朗普先撕毀伊核協議。截至今天淩晨本報發稿時,尚未看到伊朗總統魯哈尼對特朗普的提議做出直接回應,他只是表示,特朗普退出2015年的伊核協議是「非法的」,伊朗不會輕易屈服於華盛頓絞殺伊朗石油出口的新攻勢。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哈梅內伊兩周前曾稱,和特朗普會談「沒有用」。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對外關系戰略委員會由哈梅內伊建立,用以幫助規劃伊朗的長期政策。該委員會主席、前外長哈拉齊回應特朗普的提議稱:「基於我們與美國談判的糟糕經历以及美國官員對承諾的違反,我們自然看不出他的提議有任何價值,特朗普應首先對退出核協議做出彌補並表明他尊重前任的承諾以及國際法。」

   特朗普從政策到人品都遭到伊朗的批判。伊朗內政部長法茲裡質問「如何信任一個單邊退出伊核協議的國家?」伊朗外長紮裡夫在推特上寫道,伊朗與美國進行了兩年會談,我們達成了一個獨特的多邊協定——《聯合全面行動計劃》,它一直在有效運轉,「美國只能怪自己退出了談判桌,威脅、制裁以及公關噱頭不會起甚麼作用。尊重伊朗人和國際承諾吧」。

  伊朗議會副發言人莫塔哈裡被視為伊朗溫和派的成員,但他的說法是:現在與特朗普協商「將是一種侮辱」。伊朗的改革派報紙《消息報》首日只簡單報道新聞,似乎是等待事態明朗化,改革派人士偶有表態也十分謹慎。伊朗法爾斯通訊社載文將特朗普稱為「投機商人」,認為他試圖通過接觸伊朗為其「破產的外交」沽名釣譽,「如果特朗普信奉外交就不會退出經過兩年談判才達成的協議,對於每個人來說這就足夠了」。《紐約時報》稱,在伊朗人看來,特朗普魯莽、反複無常,與他舉行會談是對帝國主義和壓力的恥辱性屈服。

以色列《國土報》)的評價指出,世界上越來越多的人看清了特朗普的「外交套路」:先是發出極端威脅,然後改變立場,舉行會談,最終宣布自己從自我制造的危機中獲得勝利。從以「火與怒」威脅北韓到「金特會」,從辱罵墨西哥移民是「強姦犯」到向墨西哥新總統示好等都是這種路子。評論稱特朗譜政策壽命可能「僅有一天或一個星期」。

《南德意志報》評論稱,頻繁「急剎車」讓特朗普如願以償成為許多世界故事的「主角」,但也為他帶來「溜溜球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