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過境美國 突破為虛低調為實

這次蔡英文過境美國,總統府發言人總結取得三大突破,意欲向外界展示臺美關係再上新臺階,但仔細推敲這三項突破的實質內容就會發現,這些基本上都是表面文章,或者早已存在多年。

臺灣領導人首度參訪臺灣駐美官方機構以及在美國聯邦機構發表公開演講,看起來意味著美國開始認可臺灣領導人過境的官方性質,但是,無論是洛杉磯華僑文教服務中心,還是雷根圖書館,都屬於不涉及公權力的民間服務機構,只是在所有權上看,前者屬於臺灣政府,後者屬於美國聯邦,換句話說,這些機構的政治敏感性極低,因而也基本上不存在政治象徵意義。至於跟團媒體採訪限制,其實也不過是近十年才有的問題,而在前總統李登輝、陳水扁時期,美方雖然強調臺灣領導人過境美國屬於“非官方的私人行程”,但其實並沒有對其行動多加限制,李登輝可以在康奈爾大學公開發表演講,而2001年陳水扁曾在紐約停留三天兩夜,大大超過了過境需要,2003年陳水扁更是可以在紐約暢遊哈德遜河,參訪大都會博物館、紐約證交所等知名機構,而且還公開領取人權獎,發表演說等等,可謂風光至極。在此過程中,媒體採訪和報導自然都是全程進行,幾乎沒有受到美方的阻撓和限制。

但是,李登輝陳水扁等人在過境美國期間,經常打破臺美默契,過度炒作政治象徵,以期在島內賺取政治資本,卻也招來大陸的強烈抗議,因而也讓美方大為不滿,後續才開始嚴格管控臺灣領導人過境美國的相關行程安排,馬英九出於增進臺美互信的考慮,在過境美國期間一般都比較自我克制,對美方的要求也都儘量配合,所以才開始出現所謂的媒體採訪限制。

事實上,面對臺灣媒體的不滿,美方曾經在2013年馬英九過境期間,向臺灣媒體公開承認,不會限制媒體採訪自由,相關安排也都會尊重臺灣方面,所以,與其說是美國過度限制臺灣的行動,不如說是馬政府時期,臺灣更傾向於自我限制。而這種低調的行事風格,也一直延續到蔡英文時代。

當然,能夠向臺灣民眾展示臺美關係改善,特別是接待規格的不斷提升,對臺灣領導人爭取民意支持還是有其現實意義,所以無論是馬英九任內,還是蔡英文任內,都熱衷於炒作接待規格的一次次突破,巨細靡遺的向臺灣媒體展示臺灣領導人所獲得的禮遇。

但這些跟李登輝陳水扁時代比起來,顯然都不算什麼,而馬英九和蔡英文都算嚴格恪守“過境”的原初目的,沒有做出出格舉動。更為值得注意的是,蔡英文雖然在島內不斷展現對大陸的強硬態度,但在這次過境美國期間,也仍然沒有採取實質行動升高兩岸衝突,反而刻意避免可能刺激大陸的一些行程安排。
因為早在行程規劃階段,就有傳言以過境紐約為優先,而且不少國會議員也盛情邀請蔡英文可以前往紐約,鑒於過境美東的政治敏感性,蔡英文最終還是選擇了政治敏感度較低的美國西岸,而且在會見美方官員的規格上,也沒有刻意追求層級的新突破,會見的政要也都以過去慣例的議員為主。這些舉動,某種程度上也可以說是向大陸展示善意,重申不挑釁、不對抗的既定政策。

當然,洛杉磯當地臺僑眾多,蔡政府也可以通過動員臺僑舉辦歡迎活動,來展現蔡英文的高人氣,通過這種出口轉內銷的方式,也可以達到提升內部人氣的目的。從這個角度來看,這場“過境秀”背後的種種操作,其實終究還是服務於年底的九合一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