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政府揚言國際法庭已死 傲慢不再加以掩飾

博爾頓經常口出狂言,並被美國自由派媒體稱為「嗜血狂魔」 
美國將制裁的大棒又揮向了國際刑事法庭(ICC),起因是ICC檢察官表示要對在阿富汗犯下戰爭罪行和反人類罪行的個人進行審查,其中也包括美國軍隊和中央情報局(CIA)的成員。

美國政治講求民主、自由,也历來註重「正義」二字,政治家們總是把這些詞匯掛在嘴邊,很多精英人士更是將這些理念當成信仰奉行。而觀察今天的美國白宮,我們或許會發現這一切不過只是一套說辭,撥開宣揚「正義」的外衣,美國政治中的傲慢的文化和霸淩邏輯已經浮出水面。

9月10日,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9月10日在華盛頓的一場重要演講的演講草稿中透露,美國將對海牙國際刑事法院(ICC)採取強硬姿態,並威脅稱如果該法院繼續調查「美國人在阿富汗犯下的戰爭罪行」,那麼美國將對其法官和檢察官實施制裁,包括禁止入境、凍結資產等。博爾頓(John Bolton)表示:「美國將會採取任何必要的手段去保護它和其盟友的公民免受這些無效法庭的不正當控告。」博爾頓提到這些手段會包括阻止ICC的法官和檢察官進入美國國境,制裁他們在美國的資產,並在美國法院起訴他們。

博爾頓還說:「我們不會和ICC合作,我們不會援助ICC,我們不會加入ICC,我們會讓ICC自生自滅。從任何層面和意義上,ICC對我們來說都已經死了。」

博爾頓口出狂言不是第一次,他對國際組織一貫的衊視也有目共睹。在小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擔任美國駐聯合國代表期間,他曾表示「不存在聯合國這種東西,只存在國際社會;而國際社會只能由唯一幸存的超級大國領導,這個超級大國就是美國。」

稱俄羅斯幹預大選是「真正的戰爭行為」、伊拉克戰爭「根本沒錯」、對北韓要採取「先發制人」的打擊、剛上任就揚言要訪問臺灣,博爾頓這個國安顧問,的確是無處不在,而且處處都能夠嘩眾取寵。 美國自由派媒體稱博爾頓是「嗜血狂魔」,但是從另一角度看,也許正因為他沒有上過戰場、沒真正經历過戰爭的血腥,所以才敢大放厥詞,對國際關系中的正義毫無敬畏之心。

奧巴馬政府期間,美國和ICC在敘利亞局勢上有所合作,還曾在聯合國大會上投票將北韓人權問題移交ICC解決,而現在ICC要審查美國人,美國立馬就翻臉了。

在國際刑事法院成立之際,時任聯合國祕書長安南(Kofi Annan)評價說,這讓我們看到了普遍正義的希望,這一個簡單的、令人興奮的希望。可見「普遍正義」是國際法庭的初衷和宗旨。 然而,一直熱衷於利用臨時國際法庭來指責別國領導人的美國,從來沒有對聯合國之下的國際刑事法院表示支持,也從未加入《羅馬規約》。美國曾經積極支持南斯拉夫國際刑事法庭(簡稱「前南法庭」),曾利用該法庭綁架庫爾德族領袖至土耳其,對南斯拉夫進行要脅、賄賂和綁架,以「自衞戰爭」為由對阿富汗宣戰等等。 美國用與聯合國無關的海牙常設仲裁法院(PCA)的「南海仲裁」指責中國,甚至軍事威脅的姿態還历历在目,如今聯合國成立的國際刑事法院要調查審判美國的戰爭罪行,博爾頓卻以制裁相威脅,雙重標準可見一斑。 .


同時,特朗普威脅撤銷聯合國的預算、抗議世貿組織(WTO)對美國「不公平」、退出巴黎協定和伊朗核協議、用制裁大棒威懾各國的行為,更加印證了當美國認為國際規則對自身不利時, 這些曾經由美國制定的規則,也大可被美國付之一炬。 
不斷「退群」的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辭退了相對務實的前國務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做事認真「一板一眼」的前國家安全顧問麥克馬斯特(H.R. McMaster),反對關稅貿易戰的經濟顧問科恩(Gary Cohen),卻留下了一個被小布什政府逐出,在外交界臭名昭著,只能在美國右翼新聞上妄議政治的博爾頓。

摆脱了这些国际组织,特朗普想要回归到凭实力说话的旧秩序。目前拳头最大的还是美国,相比于利用国际组织维护霸权,以力压人更经济,也能更直接的达到效果。对特朗普个人来说,他不理解那些“花拳绣腿”,而是在“胡萝卜加大棒”的传统外交策略上更进一步,决定只靠一根棒子统治世界。

 

博爾頓式的人物能重返白宮,身居高位,可見他個人的狂妄顯然不是問題的根本,特朗普動輒威脅別國的霸淩性格也由來有因。白宮上下如今的一言一行,只是美國人傲慢姿態的一個出口,其根本是美國政治中的文化劣根性,而這種傲慢在特朗普的任性和坦白之下,已經顯露無遺。

冷戰結束後,美國稱霸世界,制定了一系列的國際規則,儼然國際關系中維持正義的領袖,並且用「自由民主」的概念來推行其「軟實力」,治理全球。然而當國際政治不斷多極化、新興國際實力崛起的今天,特朗普政府的出現和白宮種種亂象的背後,實際上是美國撕下了面具,展現了霸權主義的本質。

摒弃了奥巴马政府的“巧实力外交”,特朗普现在已经充分展示了他的“霸凌式外交”。无论是中俄等竞争对手,还是欧日等传统盟友,特朗普一言不合就会祭出制裁这款武器,美国居高临下的傲慢已经一览无余。

这种傲慢的根源是“美国例外”的思想,正是这种优越感浓厚,以自我中心的意识形态促使美国不断在国际上推行利己主义、霸权主义、单边主义的行为。可以说,认为美利坚民族独一无二、高人一等,无可争议地具有世界的统治权并应成为其他国家效仿的对象的这种“美国例外论”,才是美国霸权的根源之恶。

无论是博尔顿所声称的“没有比美国宪法更高的权威”,还是特朗普所推行的“美国优先”,都是这种“美国例外”思想的体现。因此,在ICC的行动符合美国利益的时候加以支持,而在它开始针对美国公民时则大加制裁,这在别人看来是双重标准,而在美国政府看来却是正常不过。在霸权中自我陶醉,而不去反思这种政治文化的缺陷,美国中这种“例外论”的毒已经太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