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屢拿假新聞遮醜 擬“立法”打擊反對者

針對臺當局一連串打擊「假新聞」的動作,臺灣行政部門前負責人張善政20日在社交平臺臉書上向蔡英文喊話,讓她做該做的事,一味地用「假新聞」來擋刀,只會讓人覺得「此地無銀三百兩」。

蔡英文19日曾表示,她知道最近的「假新聞」跟「謠言」把選情搞得有些烏煙瘴氣,讓認真的團隊受到影嚮,她告訴臺灣民眾,「好政績不怕比較」,並讓民進黨黨員不要被抹黑栽贓影嚮。

2018年9月18日,臺灣」行政院「證實民進黨籍」立委「葉宜津提出」《國安法》「修正案,借以打擊假新聞。該提案擬修改其中第2條第2款,將網路領域增列為」國安「範疇。對此,」行政院「也表示贊同,」行政院「副發言人丁允恭還表示,臺政府也認為目前網路假新聞、假消息泛濫,其中不乏境外不友善勢力蓄意操弄、威脅」國家「安全的情況,應採取適宜的作為。

國民黨立委柯志恩指出,為何蔡政府對「假新聞」如臨大敵?民進黨仿效川普的說法,把一切對其施政不力的報導都視為「假新聞」;若要探究源頭,民進黨就是制造「假新聞」的始作俑者。

但蔡政府的這些做法也在臺灣社會引發強烈質疑,輿論擔憂,這會直接導致臺灣新聞自由受到限制,更重要的是,政府直接幹預「假新聞」的判定和管制,這本身就有角色混淆的疑慮。

連日來,蔡英文政府高層輪番砲轟大陸的網路大軍」五毛黨「太可惡,制造假新聞,因此現在要從源頭下手,祭出處罰,聯合報質疑蔡英文政府說,這個邏輯似乎不太通,既是大陸網軍,我政府要如何源頭管理處罰?「國安法」怎麼修,內政部高層說不清,匿名放出個消息,沒嚇到」五毛黨「,反倒讓臺灣網民人人自危。

難怪聯合報形容臺灣的輿論環境是」現在政府總動員,國安局執行「訊安項目」加強搜報媒體報導情資、內政部高層更揚言要修國安法阻造謠,全國風聲鶴唳,草木皆兵「。

因此,媒體發出一連串用事實發聲的質疑:「假新聞」如何界定?「外交官」蘇啓誠輕生,駐日代表謝長廷歸咎假新聞害人,但謝長廷之前接受電視訪問時確實說過「大阪如果有錯,大阪就該道歉、駐日代表管不到駐大阪辦事處。」蘇啓誠之死,究竟是假新聞責難,還是長官怪責卸責?蔡政府「外交部」不先厘清事實,反倒是在屏東縣府要求下撤掉蘇啓誠在水災當時接待屏縣長潘孟安的新聞稿及照片網頁,政府急呼呼說有假新聞要查,卻把真新聞反而下架,豈不荒謬?

再看促轉會最近的「選舉打侯事件」,以副主委張天欽為首者,更是假轉型正義之名,磨刀霍霍要清算對手政黨的縣市長參選人,還自詡「東廠」誇誇其詞,如果不是媒體將會議記錄曝光報導出來,國人還不知道這個手握大權,被賦予推動轉型正義的太上機關,正拿著大刀清算異己,媒體的監督,揭發政府濫權,讓那些張天欽們現形。

前」行政院長「張善政表示,蔡英文執政兩年多了,有事還怪給前任馬英九已不太管用,所以開始怪「假新聞」。張善政還向蔡英文喊話,「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認真把政務做好,大家批評變少,就不會有這些事了?」

網友起底民進黨」立委「管碧玲女婿月薪15萬而實際是13萬6千,也被民進黨認定為「假新聞」。

張善政在臉書貼文指出,看看最近熱門新聞,「促轉會張天欽打壓侯友宜錄音帶外流」、「屏東縣政府發言人黃建嘉要挾屬下公務員輔選錄音帶外流」、「大阪辦事處蘇處長內部檢討公文外流」。他說,蔡總統真正想說的應該是,「最近底下公務員不斷爆料,把選情搞得烏煙瘴氣,讓認真打壓對手的團隊受到影嚮」吧。

  他還諷刺說,「好政績不怕比較」,如果蔡英文不只想著操作選舉,逼公務員行政不中立,公務員也不會一直爆料。民進黨總覺得事務官胳膊向外彎,不敢委以重任,甚至把事務官當成沒有頭腦的奴工,要求他們做一些有違公務員良知與原則的事。事務官們要不只能消極以對,要不就是把這些政務官指使的陰晦作為攤到陽光下,甚至把「促轉會」錄音帶流出給媒體。而他們只是一年一聘的約聘人員,連正式公務員都不是,可見是非公理還是在多數人心裡,不是政務官可以疵意引導。

  張善政還勸誡蔡英文,若要正本清源,請專心政務,做該做的事。為了處理「假新聞」甚至動用臺「國安」單位,這會在國際上成為笑話,也讓人覺得「此地無銀三百兩」,到頭來發現許多「假新聞」竟是源自臺當局想粉飾太平,太難看了!

為此,近日來,臺灣輿論更擔憂,這些做法最終將變成民進黨政府打壓反對言論的工具,最後不僅將損害新聞自由,還將直接侵蝕臺灣的民主體制。前總統馬英九辦公室發言人徐巧芯揶揄,難道對政府不利內容就是假新聞?

徐巧芯質疑,蔡政府竟把好幾則「真的新聞」也說成「假新聞」,認定假新聞的標準到底何在?如果連球後戴資穎的抱怨、籐井實彥踢慰安婦銅像的部會回應都被列入假新聞,那這個平臺到底是真的在澄清,還是成為執政黨欺騙民眾的遮羞布?

臺南市長候選人高思博競選辦公室20日舉證呼應蔡英文的說法指出,假新聞的確把選情搞得烏煙瘴氣,尤其民進黨黃偉哲陣營,不但在黨內初選釋放假新聞,對競爭對手高思博釋放出的假新聞與抹黑次數更是不勝枚舉,讓臺南選情「烏煙瘴氣了!」

民進黨現在的做法在島內引起強烈反彈,更引發「雙重標準」的質疑,有媒體就註意到,提案修正」《國安法》「的民進黨籍」立委「葉宜津,其在2015年4月30日針對網路霸淩案,質詢臺灣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時任主委石世豪時,曾經表示不該為了反霸淩而鉗制言論自由,因此立專法是因噎廢食。

而蔡英文在當選之前,也曾在2015年4月24日,以」總統「候選人身份,針對網路霸淩議題表示,網路惡意攻擊,或對一些事情扭曲、擴大均非好現象,但若用立法來規範,卻也可能對言論自由造成傷害。

為了配合解嚴,當時執政的國民黨提出訂定《動員戡亂時期」國家安全法「》做為配套,但民進黨認為當時的刑法與特別刑法對於」國安「的保障已過之而無不及,制訂」國安法「只是增加人民權利的限制且與憲法規定不符。圖為1987年謝長廷帶領大家呼喊口號炳和民進黨黨員及民眾聚集立法院門口抗議訂定」國安法「

可以看出,民進黨在野時曾經堅定反對類似做法,聲稱是為了避免傷及新聞自由,事實上,彼時民進黨集中火力批判國民黨政府,其使用的證據很多其實也未經事實查核,甚至可能直接來源於捏造,如今民進黨已經執政,面對同樣的問題卻做出截然不同的選擇,可謂「換了屁股就換了腦袋」。

有媒體評論指出,民進黨政府上任後,逐漸拷貝國民黨早年威權集中路數,藉「國家」機器行使個人及政黨私欲,從促轉會僅鎖定特定時期與政黨狂打、凡不合政府認定新聞就是「假新聞」、監聽規定大幅放寬等都是血淋淋案例。早年民進黨還是在野黨時,一一沖破枷鎖、爭取來的自由,如今卻將曾經力抗的枷鎖加諸他人,搖身一變當年最不屑憤怒的執政者形象,令人心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