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春興/一個韓國瑜,難解百般愁— 對臺灣九合一投票的一點觀察


如果說11月24日的臺灣九合一投票,還有什麼看點的話,7非韓國瑜莫屬。
這個自嘲“又老又窮又醜又頹”的“菜販”勇闖綠營的大本營與鐵票倉的高雄,與民進黨的嫡系世家子弟陳其邁正面交鋒,競選民進黨雄霸二十年的市長一職,居然能在選前反轉民調選情,而且製造出了風靡全臺的“韓國瑜現象”,仿佛成為國民黨的救命稻草。韓大將軍宛如韓信再生,成為藍營急先鋒,走遍全颱風光無限地幫助各地方選舉候選人逐個助選,讓藍營民眾恍惚間似乎看到了2020年翻盤的希望。
但是我們需要冷靜下來 ,觀察這喧囂與浮動的背後的故事。
我們不禁要問,韓旋風再激情,能改變島內的社會生態嗎?
通過選前的態勢來看,經歷過所謂兩次政黨輪替的臺灣社會,經濟上貧富分化加劇,政治上反而更顯分裂,外省人/本省人,藍營/綠營這樣的族群矛盾不是被消弭了,而是被政黨輪替所強化了。在過去的接近二十年裏,不論藍綠都難以實現長期執政,執政錯誤被對手攻擊而不斷放大,執政業績則在長期中無法兌現,既然上臺只幹四年或八年,所有的政黨的執政都採取短期行為,哪管臺灣的百年大計。而恰恰是在最關係臺灣前途命運的兩岸關係上,兩個陣營或者鋌而走險、或者曖昧不明,總是在朝著去中國化的道路上迎合民粹,仿佛只有渲染臺灣的亞細亞孤兒的悲情,宣示臺灣成為一個獨立政治實體的主張,才能贏得選票,所以藍綠兩個陣營不過是明獨與暗獨,急獨與緩獨的程度差別,而這樣的長遠大計,是哪個政黨也不敢逆民粹而動,真正為臺灣的前途命運而行事的。韓國瑜畢竟選的只是一個地方市長,他再風光上任,也只是在改變藍綠的執政與在野狀態,實際上是無力決定臺灣未來走向。何況自古民意如流水,指望他上任之後就能挽救臺灣從二十年前就開始的經濟窘態和政治困境其實是不現實的,一旦執政績效與選舉期望不匹配,那麼下次怎麼辦?
我們還要再問,韓潮流再狂熱,能改變選民的投票心態嗎?
臺灣民眾就整體而言,並非能做到完全的理性,同樣會受到所謂的排外偏見、就業偏見、反市場偏見、悲觀偏見的干擾(反服貿的學生運動就是這些偏見聚合的好例子),有的輕易被政黨與政客製造出來的各種政治煙霧所蠱惑,有的可能保持了知識份子的天真,卻也只能麻木觀望,畢竟沒有話語權去發聲。相對理性的選民則會更認真地計算投票的得失,他們會認為自己投票對於改變選舉結果的邊際效應其實是微乎其微,相比於參加各種被製造出來的政治造勢和投票本身,得不償失,還不如不去投票,不浪費自己的時間與資源。這樣一來,選舉的民眾就會完成理性的逆淘汰,越是留下來投票的民眾,越是非理性成分居多,那麼這樣選舉結果的品質也就不難想像了。
最後我們還要問,韓現象再醒目,能改變黨派的對峙狀態嗎?
臺灣選舉在醞釀、準備的過程中,經常成為各種政治操縱的對象。尤其是綠營,更是擅長在選舉之前搞各種奧步的小動作,影響短期選情,製造驚險翻盤的逆轉勝。遠的不說李登輝時代的黑金政治,2004年的陳水扁的兩顆子彈,2010年連勝文輔選遇刺案,就2016年的周子瑜事件以及最近的金馬獎頒獎風波和所謂的東京奧運正名公投,就已經可以看出,政黨與政客是如何無所不用其極地操縱敏感話題,製造出被打壓的悲情,從而刺激催票,做極端動員,試圖扭轉不利的選情與輿論。問題是,這種奧步式的動作搞多了以後,只會刺激不正當的選舉競爭,久而久之,民眾會對藍綠對峙相互攻擊的黨派政治產生冷感與疏離。
實際上韓國瑜現象有很大可能性成為一次性的政治消費的狂歡,猶如柯文哲這樣的政治素人成為上次的選舉熱點一樣,只不過這一次是作為盧瑟逆襲的邊緣人代表韓國瑜而已。選民們總是喜新厭舊的,宛如愛追宮鬥劇的大媽們,劇情可以高度類似,卻必須要有新面孔的“政治小鮮肉”成為這一輪的情感寄託。而禿頂大叔韓國瑜正是這樣的寄情對象。政治上的嘗鮮心理,讓選民們呈現出了令人費解的非理性分裂,一邊支持韓國瑜、痛懟民進黨,卻同時大罵吳敦義、鄙視國民黨。
所以,就算有韓風韓潮韓現象,也改變不了主體選民對兩黨對立的投票政治的冷感與無力—韓國瑜就算是一顆藥力強勁的偉哥,激情之後也改變不了長期疲軟的臺灣經濟與政治。
臺灣問題的解決方案,不在臺灣之內,而在臺灣之外、中國之中。

作者/劉春興 (新浪微博號:@八大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