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將會為自己的為虎作倀付出代價

加拿大警方在美國政府的要求下,於12月1日中美元首阿根廷習特會當天,祕密扣留中國科技公司華為技術有限公司的首席財務官和副董事長孟晚舟,引起世界輿論嘩然。世界輿論多數認為,美國和加拿大這一做法是一種赤裸裸的黑道綁架手法,讓人很難想象這是兩個自詡重視人權的民主國家的所作所為。 華傳媒直接點出此事件背後反映了美國極右翼勢力面臨中國經濟和技術持續崛起時應對手法的粗暴和恐怖。

 據《環球時報》通過知情人士獨家了解,孟晚舟自12月1日被拘留,一直受到粗暴且有辱人格的對待。加警方將她在機場扣留帶到拘留所的路上,就給她戴了手銬,當晚按照程序帶她去醫院及回拘留所的路上也給她戴了手銬,而帶她從拘留所到法庭,以及庭審結束後去矯正中心途中,不僅給她帶了手銬,還對她上了腳鐐。

因此,環球時報的社論表示,在未經審判定罪的情況下,給孟晚舟女士戴上適用於重刑犯人的刑具,直接將她作為重刑犯人對待,是對其基本人權的踐踏和對其人格的侮辱。

當地時間12月7日晚些時候,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高等法院對中國公民,中國華為科技有限公司首席財務官(CFO)孟晚舟的保釋申請仍未作出裁決。根據加方安排,相關聽證將在當地時間10日下午1時繼續進行。 對分析人士來說,孟晚舟的聽證會雖暫無成果,但聽證會舉行期間爆出的大量證據與細節已足以滿足外界對此案的猜測與判斷。這不僅包括多年來一直低調的華為創始人,任正非的家族細節。美方長期以來對華為公司的布局、監控以及專項行動也由此顯現。 當美方強調孟氏「有逃逸動機」、「罪名重大」卻拿不出決定性證據時,此案的意義可能就已經不言自明。

溫哥華星報報道,孟晚舟親自為自己辯護說,有錢並不是給予假釋的障礙。不會違反保釋要求而讓自己的父親蒙羞,表示她自己對自尊有高標準,不會違反法庭命令。「不會讓祖國蒙羞。」

孟晚舟表示,為了愛她的爸爸,為了華為全球的18萬僱員,為了祖國,她保證不會違反法庭關於保釋的所有要求,保證絕不越雷池一步。

畢竟多年來,美國司法部對烽火通信、紫光集團、大唐電信等中國通信企業的調查仍在繼續,面對著華為的首腦仍被無端強行控制的現狀,當下時局在稍有知覺的觀察家與分析人士眼中也是不言而喻的。

美國仍拿不出證據 對各路媒體人士來說,12月7日的聽證會雖然陣仗大,但美、加雙方並沒有在這場轟動全球經濟界的風波中拿出些前後邏輯自洽的證據。此前,加拿大直接聽美國法院命令抓人,美方至今卻拿不出明確、有力證據的情況已經令外界嘩然,而今,美、加又在聽證會上持續了這種狀態。 對美國代表的控方來說,他們尋求「引渡」孟晚舟需要兩個條件,其一是告知具體罪名,其二則是要提供相應的證據。前者是美方一直具備的,美方法庭早在8月22日就發出了逮捕令。後者則是美方一直難以應對的。

 在12月7日的聽證會上,美方固然一開始就拿出了新的說法:不同於此前指責孟晚舟2008年至2009年在香港天通(Skycom)公司任職,以及天通公司卷入和伊朗交易的傳統說辭,控方劈頭就稱孟氏因涉嫌欺詐(fraud)而被控。 但當外界想進一步了解最新案情時,卻很快就發現,這一新說法還是不能脫離此前沿用了五六年的「天通公司」一說。 孟晚舟及其律師已強調華為公司與美方談及的匯豐(HSBC)銀行無任何不當關系,且願分享一切與匯豐銀行的交易合作資訊。更不用說美方有關匯豐銀行和華為公司的「可疑交易」情報是一位美方任命的監督人舉報所致。

很快,外界就在此後的對質中發現了更尷尬的事實。

孟氏曾在天通公司任職一年,但華為旗下子公司並不包括任何與天通有關的實體企業:華為公司早在2009年就與之完成切割。這讓外界無法根據直接控股、間接控股、資金、高級管理人員、生產經營特許權利、原材料供應、銷售渠道以及相關利益關系等法律因素確定其「相關企業」身份。 問題也隨之而來:美方為何不選擇天通公司作為訴訟方,卻非要把與之無關的華為公司推上審判臺呢? 至於天通涉及伊朗的「交易」則是發生在2010年的事情,加之那起涉及伊朗且被外界密切註視,案值130萬歐元(約合148萬美元)的電腦交易最終還以流產告終,這就讓控方的證據鏈條從一開始就存在嚴重漏洞。 一些記者還當庭指出,美方提供的文件裡對是否對孟氏起訴本身就存在描述矛盾,文內時而「起訴」( has been charged )時而「嫌疑」( charges pending)的混亂狀況。

至此,對於想抓人卻拿不出有力理由的美方而言,他們所能做的就是在提出「正式引渡要求」後嘗試拿出有力的「相關文件」。在此之前,本案的懸而未決恐怕就在情理之中。 真相在對質中越來越清晰 對外界尤其是對美國強權不滿的世界其他各國來說,孟晚舟一案可能正在顯出其特別的價值。

此外,本案甚至還具備了一定程度的廣告效果。通過辯方律師傳達的很多有關孟晚舟、任正非家族的細節甚至塑造了孟晚舟的良好形象:她是一位妻子、一名母親、一名成功的企業家,與加拿大關系密切,但絕無任何犯罪、違法行為。 至此,這位健康狀況不佳的女士似乎就在這場「事關尊嚴和自尊」的對峙中站穩了腳跟,其「一切高調的舉動,都不會令華為或中國蒙羞」。

在美方仍強烈攻擊孟晚舟,毫無根據地將她形容成一位「不值得信任的女人」之際,這期案件帶來的反作用和廣告效應恐怕將是外界始料未及的。

美國此舉負面影嚮遠不止如此,就目前局面來看,美國經濟界已經因此案頗有些不快,其中股市的反應仍是最激烈的。標普500指數收跌62.87點,跌幅2.33%。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收跌558.72點,跌幅2.24%,報24,388.95點。納斯達克綜合指數收跌219.01點,跌幅3.05%,報6,969.25點。 此外,華為的競爭對手,瑞典愛立信公司的通信設備故障致日本、英國等11國部分斷網的局面,也讓外界對華為這家世界第一大通信設備公司的信賴度隨之上升。 有分析認為,考慮到孟氏在聽證會上的有力表現,以及美方在舉證環節上的無力,考慮到球目前還在加拿大腳下,加拿大司法部長想必也會在決定是否引渡這一環節上做出相對仍能令外界信服的抉擇。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Sergey Lavrov)就在記者會上指出,中國華為公司高管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扣留一事「是美國強權政治的又一例證」。

他認為,加拿大方面應美國的要求將其拘押只是基於美國法律,但這與中國、與中國企業都沒關系。而這種強權政治的行為甚至會「遭到美國親密盟友的排斥」。 本案也終結了此前中文媒體上有關孟晚舟國籍的激烈爭吵。聽證會一開始,法院即認定「加拿大警方逮捕的是一名中國公民」。盡管孟氏曾有過加拿大居民(PR)身份,但其相關證件早在2009年就已到期。

中國社科院美國研究所美國外交室主任袁徵在接受多維新聞採訪時表示,這一次不僅僅是針對華為那麼簡單,事態很嚴重,中國不會退讓。如果退讓,未來美國的行為會越來越出格。「雖然目前還不清楚華為違反了美國制裁伊朗的哪條禁令,不過單就美國依照國內法就這樣抓人,以及引渡,顯然是違法國際法的。」

袁徵表示,現在美方的行為越來越變本加厲。 美國這一做法又開了惡劣的先例。以前如果其他國家的企業違反了美國禁令與相關國家如伊朗進行商業往來,那麼美國會要求本國企業不得與這些「違規企業」做生意。這個邏輯盡管霸道,但是還是說得通,畢竟美國企業必須遵守美國政府頒布的法令。但如果僅僅因為華為同伊朗有業務往來,美國就串通加拿大,依據美國的國內法來拘捕華為高管,這種行為是嚴重違反國際法的,開了一個極其惡劣的先例。 如果世界上其他國家都依據國內法律肆意拘捕人,那豈不會天下大亂了。美國這一做法是一種赤裸裸的黑道綁架手法,讓人很難想象這是一個自詡重視人權的民主國家的所作所為。

雖然美國可以用國內法在第三國肆意拘捕中國公民,那麼中方也可以反其道而行之。如果將來美國再對臺灣出售武器,那麼出售武器給臺灣的美國公司高管都違反了中方的禁令,是不是中國也可以考慮依照國內法將他們扣留逮捕?這種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的報複邏輯還有待商榷,中國是否應當學習美方的霸道做法也有待斟酌。

孟晚舟隨行人員及律師庭審後走出法庭(圖源:Twitter joannachiu)

加拿大方面接受美方的指使斷然扣押孟晚舟,已經震驚了中國社會,也沖擊了全球經濟界。全球股市在消息公布的當天下挫,分析普遍認為這是孟晚舟被扣押引起的,足見美加這一舉動傳遞給了全球一個很負面的資訊。

華傳媒評論指出,現在加警方以如此不人道的方式對待孟晚舟女士,未加審判定罪就對她手銬腳鐐加身,尤其令高度關心此事的中國公眾難以置信。加拿大不是一個講法制、重人權的國家嗎?他們怎麼會幹出這種象是只有野蠻國家才會有的行徑呢?

環球時報評論認為,無論如何加拿大都做過分了。用中國人的話說,這叫為虎作倀。孟晚舟沒有違反加拿大法律,即使美方指控她違反了美國國內法,但美方的指控證據是否充足,它們是否成立,都是不確定的。

加拿大如果以不公正對待孟晚舟女士的方式表達其對美國的效忠,不符合加拿大的國家利益。加若把孟引渡到美國,而且連保釋都不允許,它所能獲得的美方好感將是有限的。但渥太華這樣做,是中國社會絕對接受不了的。很多中國公眾會因此給加記一筆重賬,大家一定會要求中國政府嚴厲制裁加拿大。中加關系面臨嚴重倒退的風險,這也是對加拿大公眾利益的侵害。

2018年12月8日,中國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緊急召見加拿大駐華大使麥家廉,就加方拘押華為公司負責人提出嚴正交涉和強烈抗議。

  樂玉成指出,加方以應美方要求為由,將在加拿大溫哥華轉機的中國公民拘押,嚴重侵犯中國公民的合法、正當權益,於法不顧,於理不合,於情不容,性質極其惡劣。中方強烈敦促加方立即釋放被拘押人員,切實保障當事人的合法、正當權益。否則必將造成嚴重後果,加方要為此承擔全部責任。

針對12月8日中國外交部召見加拿大駐華大使,中國時事評論員孤煙暮蟬說,就該這樣強硬。戰爭年代甚麼資源都落後的情況下,還能鬥爭成功,何況是現在。現在說白了以後就是長期的對壘,不能形成過段時間人家就找我們麻煩我們被動應對的長期局面,我們也要找到我們的武器,比如說美國的一些公司,可以查稅查腐敗查高管違法犯罪吸毒甚麼的,過一陣子就要打一打自己的牌,不然整天被人牽著鼻子走。司法工具幹甚麼的?我們不是對這些公司和業務不友善,這也幫助他們管理的,敲打敲打,我們以前是太客氣了。對美國目前還沒有必勝的把握,對加拿大這種狗腿還是辦法多多的。

 

12月8日,中國新華社發布《中國公民合法權益不容侵犯》的國際時評。時評指出,眾所周知,美方一貫讓其國內法淩駕於國際法之上,「長臂管轄」的霸道行徑早已為國際社會所詬病。但加拿大卻置國際規則於不顧,唯美國馬首是瞻,為美國的霸道做法埋單。

 時評表示,加拿大是常把人權放在嘴邊的國家,但在孟晚舟事件中,不分青紅皂白就抓人,將過境轉機的中國公民拘押,嚴重侵犯中國公民的合法、正當權益。拘押之後在未經審判定罪的情況下,就把當事人作為重刑犯對待,是對當事人極大的羞辱和人格的不尊重。孟晚舟有高血壓和睡眠問題,今年5月剛做了頸部手術,加方也無相應的人道主義安排。可以說,加拿大的做法開了一個危險的先例。

 新華社國際時評最后强調,加拿大的做法於法不顧,於理不合,於情不容,性質極其惡劣,是對中加關系的嚴重損害。按照加拿大領導人自己的說法,他是提前知曉有關行動的,但他並沒有跟中方通氣,而是放任這種惡劣事件發生,助長美國單邊霸權行徑,傷害了中國人民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