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習近平首提“探索兩制” 開啟兩岸統一進程


中共中央1月2日舉行“《告臺灣同胞書》四十周年紀念大會”。整場紀念會最受外界矚目的就是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發表的《擘畫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路線圖》的談話,談話內容觸及對於兩岸和平統一的規劃、以及堅決反對“台獨”等相關論述。特別是在其五點主張中,明確提出兩岸協商對話、推進制度性安排的倡議,代表中國大陸勢必要在促統問題上採取越來越多的主動作為,也預示著兩岸和平統一正式進入新的實踐週期。

時間回溯到1979年元旦,中國大陸全國人大常委會發表《告臺灣同胞書》,當時主要聚焦在大陸對臺從“武力統一”改弦易轍為“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臺灣當局之間的商談結束這種軍事對峙狀態,以便為雙方的任何一種範圍的交往接觸創造必要的前提和安全的環境。”

1979年的《告臺灣同胞書》提到兩岸的“三通”(通航、通郵、通商),相關的願景在兩岸雙方共同努力下,迄今也都逐一實踐。兩岸在40年的風雨長河中,各自經歷了政治、經濟與發展上的不同遭遇。臺灣從亞洲四小龍之首,不斷衰退、內部發展停滯、政局紛擾不安,現在已是四小龍之末;大陸則從“文革”的廢墟中重新站起,經歷四十年改革開放的過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並成為能與美國互別苗頭的超級大國。 在這樣的情況下,大陸對臺由過去須仰賴台商、臺灣各界人士協助其進行改革開放,到近年來是不斷推出“惠臺”舉措,臺灣與大陸的角色已完全轉換。這種轉換就是習近平日前在“慶祝改革開放四十周年大會”中所提到的要掌握兩岸關係的“主導權”與“主動權”,這種表述也就是目前的兩岸現狀。

從習近平在“《告臺灣同胞書》四十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可以看出中國大陸對於兩岸統一已不再像過去鄧小平、江澤民或胡錦濤時期的隱晦或曖昧,或是可留待“下一代人”解決。如今兩岸統一對習近平為核心的執政黨來說,是不容第二條路存在的必然結果。 過去,大陸追求的三通,如今在習近平講話表述中,已變成兩岸“應通盡通”;在溫情向臺灣民眾喊話的同時,習近平也述及“兩岸統一給各國帶來更多發展機遇”,從相關論述可看出,中國大陸既從兩岸民眾的生活交流視野出發,也關注到全球性的經濟戰略角度,強調兩岸融合發展所帶來的好處,不單兩岸雙方能獲利,更會惠及他國,是站在大戰略與大格局的立場。 反之,蔡英文在元旦的講話,強調“四必須”,以防堵中國大陸的立場看待兩岸關係,在在顯示民進黨政府與蔡英文提不出新意,只能重返老路的困境。習近平的講話透露出中國大陸更多的自信與希望,同時藉此消弭他國的戒心,並藉由兩岸的融合發展將統一視為水到渠成的必然結果。

據數據顯示,2018年,臺灣來往大陸的人數超過了600萬人次,創出歷史新高。在經濟活絡的情形下,兩岸百姓的交往開始快速增加,大陸已經成為了更多臺灣人選擇工作學習生活奮鬥的一個方向和目標。臺灣社會對大陸的觀感在持續改善。《遠見》雜誌公佈的最新民調顯示,高達59.7%的臺灣民眾對大陸印象是好的。顯然,“以經促融”的政策正在產生深遠的影響。

從國際上看,以中美G2為主要推動力的的經濟秩序正在形成,由於大陸的國際威望空前提高,二十年來國際社會承認“一中”已是主流。在臺灣實現了政黨輪替之後,兩岸關係進入了長達近20年的震盪期。民進黨的兩次執政導致兩岸關係快速的惡化和倒退,這促使北京開始了強勢遏制隱形或明目”台獨”企圖的政策。

“臺灣問題”在國際上變的越來越“不是問題”。“兩個中國”、“一中一台”的市場日漸萎縮,臺灣變的越來越“中國化”。儘管美、日依然是“台獨”幻想可依賴的目標,但顯然遵守“一中政策”的美日也完全改變不了臺灣所謂的“國際地位”。

因此從兩岸實力變化、經濟關係、國際現實和社會交往等多方面來看,大陸“促統”的核心條件正日加成熟。與此同時,臺灣內部的一些變化,也為北京全面升級“促統”創造著越來越有利的條件。

在“九合一”選舉時期,以韓國瑜為代表的藍營候選人強調將接受“九二共識”,並將以此作為與大陸展開經貿合作的政治基礎。但面對這樣的“政治禁忌”,臺灣選民依然把手中的選票給予了敢於接受“九二共識”的國民黨,這種情況的發生說明臺灣社會正在逐步擺脫“獨”派長期以來圍建起來的政治藩籬。“九二共識”不但不再是一個政治禁區,反而正在成為臺灣選民投票時的一個重要考量。

臺灣《遠見》雜誌和《中國時報》最近的民調均顯示,目前包括高雄等傳統“綠區”在內的近六成左右的臺灣百姓表示接受“一中含義”的“九二共識”。“九二共識”正在成為被臺灣社會日益接納的重要。

臺灣社會接受“九二共識”,這代表著兩岸關係正在發生質的改變。

習近平在2日《告臺灣同胞書》四十周年紀念大會講話中還提到一國兩制的“臺灣方案”,並提出“鄭重倡議”,表明“在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共同政治基礎上,兩岸各政黨、各界別推舉代表性人士,就兩岸關係和民族未來開展廣泛深入的民主協商,就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達成制度性安排”,這與香港回歸前的“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及後來的“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有些許雷同,皆欲透過邀集當地人士與中共進行商議,尋求統一後的政治運作方式;更可看出,中國大陸已在審慎思考兩岸統一後對臺灣的規劃,即便不同於香港或澳門的模式,但仍舊是包含在“一國兩制”羽翼下的某種模式。

習近平的“鄭重倡議”,也打臉了1月1日蔡英文兩岸“必須以是政府和政府所授權的公權力機構坐下來談”的說法,大陸在未來更有可能繞過目前正在執政的臺灣民進黨政府直接“與民對話”;同時,習近平還強調兩岸制度差異不是統一的障礙或藉口,這都與民進黨政府與蔡英文長期以來高舉的“大陸必須尊重兩岸制度差異”論述相抵觸。

“祖國必定統一、必然統一”,這是習近平在告臺灣同胞書四十周年紀念會中的鏗鏘有力的兩句話,從中可以看出在紛擾數十年後,兩岸實力差距的對比和臺灣島內的具體現狀讓大陸充滿自信。習近平的講話,以及強調兩岸問題不能“一帶一代傳下去”,代表著中共的統一進程已正式浮上臺面;且不論臺灣何政黨執政,對於中國大陸來說,兩岸走向統一這都已是不可逆的發展前景。假如臺灣當局依然故我、不知變通,則臺灣的主動性與彈性將會快速的消失。也可以這樣說,兩岸統一的發生不是臺灣多不長進,而是經濟潮流變化下的時代必然。更是中華民族實現偉大復興歷史進程的使命必然。

因此,習近平此次講話有一個明確的主旨:宣示中國正式開啟統一進程。 臺灣社會可能會說,大陸早就成天喊統一了,有差嗎?但是若分析此次習近平的講話就可以看出,中共已經在思考如何真正落實這種“制度差異”下的兩岸統一。而過往習近平在任何對臺講話中從未陳述得如此清晰。

習近平此次《擘畫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路線圖》的五點主張的第二點“探索兩制臺灣方案,豐富和平統一實踐”已經很明確地告訴臺灣當局,“制度不同,不是統一的障礙,更不是分裂的藉口。一國兩制的提出就是為了照顧臺灣現實情況……一國兩制在臺灣的具體實現形式會充分考慮臺灣的現實情況,會充分吸收兩岸各界的意見和建議……和平統一後臺灣同胞的私人財產、宗教信仰、合法權益將得到充分保障。”

如果說在中共十九大上,北京確立瞭解決臺灣問題的時間表,而在本次《告臺灣同胞書》紀念會上,習近平的講話再次確立了“統一路線圖”。隨著“促統”時機和條件的日益成熟,可以想像在未來的對臺工作中,大陸將會進一步“牢牢掌握兩岸關係發展主導權和主動權”。

同時,習近平強調“兩岸同胞是一家人,兩岸的事是兩岸同胞的家裏事,當然也應該由家裏人商量著辦……我們鄭重倡議,在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共同政治基礎上,兩岸各政黨、各界別推舉代表性人士,就兩岸關係和民族未來開展廣泛深入的民主協商,就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達成制度性安排。” 這段話便是未來大陸對臺的重要指標,習近平直接宣示“邀請兩岸各界人士民主協商”,協商什麼?那當然是“一國兩制”在臺如何落實。也就是說,從此刻起,“商討對臺的一國兩制”會被排進中共的日程、也是大陸高層的共識。

較以往所不同的是,習近平在這次講話的最後,特別強調了“中國的統一,不會損害任何國家的正當利益包括其在臺灣的經濟利益,只會給各國帶來更多發展機遇”,這是對國際社會的一個明確表態,相信這樣的話很可能還會說更多次。 習近平在結尾處強調這個便是告訴國際社會──兩岸關係的未來,中國已經拍板了。

習近平開啟統一進程,無論臺灣誰執政、無論執政黨願不願意,並不在中共考慮之內。 臺灣島內過去吵吵嚷嚷討論中共的“統一時間表”是否存在,若將以上幾點結合,便可知道當然是存在的。想必此刻臺灣政治人物也意識到這一點,如何應對兩岸,將是想得到2020年大位的政治人物的大難題。中國國民黨前主席洪秀柱在臉書貼文表示,習近平的談話,將變成2020大選不可逃避的問題;很可惜今天蔡英文的回答,並沒有實質解決問題,未來有志“總統”大位者,仍須思考怎樣才能務實地面對當前局勢的改變。

當然,臺灣或許會認為,在制度不同的情況下,怎麼能夠協商?但是,不要忘記從太陽花學運至今,是不是出現更多“好好拼經濟,人民只想好好生活”的聲音? 未來難預測,但肯定的是,若臺灣持續經濟虛弱,將越來越難以立足。

剛剛當選的金門縣長楊鎮浯對習近平講話回應表示,這樣一個談話方向,非常符合金馬人民的期待。 楊鎮浯說,“非常樂見習近平總書記提到的應通盡通的概念,更樂見具體地指出了金門跟馬祖可以先行跟大陸來合作的部分,他也呼籲政府,應該要正視這樣的一個狀況,撇開政治上的歧異,好好的想一想甚麼才是人民百姓所需要的;讓經濟上的合作、讓經濟的發展先行;讓這個生活圈裏面的金馬人民能夠感受到兩岸的和平紅利。” “金門願意為兩岸和平發展的馬前卒,我們更有條件來做這個兩岸發展的橋樑”楊鎮浯強調,習近平的談話,對金馬人民來講是一個非常振奮的消息,希望這不是一個單方面的消息,更希望臺灣政府能有所回應,縣府會在近期內準備好的相關資料,赴臺行政院各部會積極來跟他們做詳細的報告說明,希望能爭取到相關政策的儘快落實,希望能把此一好消息,盡速轉換為可行的政策,以及可以看到的成果。

臺灣新黨主席鬱慕明表示,《告臺灣同胞書》40周年的講話主要是對臺灣同胞而發,習近平展現了領導人維護中國主權領土完整的意志與信心,「祖國必須統一」是其意志,「必然統一」是其決心。在方式上采「一國兩制」的和平手段,也希望兩岸基於一家人的同胞情,平等協商、共議統一。「總不能一代一代拖下去」,表達了他對於祖國統一的責任感和急迫感。

鬱慕明認為,這次的講話比起40年前更具體了,當年兩岸還沒有互動,經過30年的交流,這次以「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中國人幫中國人」的溫情喊話,把臺灣人真正視為一家人。 他說,習近平的具體倡議:在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共同政治基礎上,兩岸各政黨、各界別推舉代表性人士,進行民主協商。這關係著臺灣的生機和年輕一代的未來規畫,相關政黨應該重視並具體回應。

鬱慕明強調,事實上,臺灣民意從來沒有放棄“中華民國”主權,是民進黨刻意扭曲,以“台獨”意識創造了一個與大陸對抗的「臺灣主權」,並以此作為「愛臺灣」的藉口,創造騙人的話術在歷次選舉中得利。

因此,鬱慕明公開表示,新黨願意率先呼應,在新的一年,與各界展開對話溝通,尋求共識,就兩岸的未來與大陸進行政治協商,甚至簽訂政治協議,為兩岸的和平統一大業邁出第一步。

聯合報評論認為,習近平在告臺灣同胞書發表四十周年的談話中,有三個內容值得重視,整體而言,習近平明松實緊,他將過去空洞的呼喚,化為具體的步驟,整篇談話更具有時間緊迫感。

聯合報評論還指出,整個談話最鮮明的表述與倡議就是「探索『兩制』的『臺灣方案』」,這是北京首次將「一國兩制」主張,從口號進入到實踐層次的一次嘗試,習近平旨在表明,「兩制」的內容不是北京單方面的規定,而是由兩岸共同「探索」出來的制度。

北京大學臺灣研究院院長李義虎認為,“兩制”臺灣方案等提法符合兩岸關係發展規律,是重要的理論和政策創新,充分展現了習近平總書記對國家、民族高度負責的使命感和歷史擔當。

李義虎說,“習總書記的講話把解決臺灣問題和實現民族復興緊密相連,緊扣時代主旋律,是關於國家統一論述的集大成者。講話好比一把鑰匙,將開啟最終解決臺灣問題的大門,為完成國家統一開闢光明前景。”

華中師範大學臺灣與東亞研究中心學術委員會主任周志懷在“《告臺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紀念會”後接受採訪時指出,實現民族復興論點大陸過去曾講過。1980年代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記者華萊士(Mike Wallace)訪問鄧小平時,曾提問為何中國要實現國家統一,鄧小平說,“首先是民族感情的問題”。到了1992年中共十四大,提到“實現國家統一是中華民族根本利益所在”。 周志懷錶示,從過去談民族感情,到現在上升到民族利益高度,這次則是談“民族復興”,所以從感情、利益到復興,是一種躍升,這次講話清楚描繪出習近平的國家統一觀。

全國臺聯原會長汪毅夫的曾祖父汪春源是清朝最後一位臺籍進士,當年聽聞清廷甲午戰敗割讓臺灣給日本,悲憤交加參與發起“公車上書”,力陳臺灣民眾誓不臣倭。汪毅夫2日在現場聆聽了習近平的講話後對媒體動情地說,“那段家國往事不堪回首又難以忘懷。那是整個中華民族的錐心之痛。”他說,在以習近平總書記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祖國和平統一前景越來越近了,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越來越近了。

華傳媒觀察員宋體金指出,兩岸分治了70年,各自經歷了無數的風雨後,才獲得了當前相對穩定和平而富足的生活,這是經歷了百年衰敗後的中華民族難得的盛世。他表示,“歷史不能選擇,現在可以把握,未來可以開創”,兩岸雖然政治制度不同,人民生活習慣有所差別,但歸根到底同文同種同血脈。求同存異追求融合是兩岸永遠的主題。

多維作者王子健指出,紀念《告臺灣同胞書》四十周年大會上習近平的講話已看到習近平的佈局已在兩岸統一後,而面對兩岸綜合實力的此消彼長,時間也已不站在臺灣一邊,若仍要以對抗代替和解,“台獨”之路也恐就此走向終點。

澳門理工學院名譽教授邵宗海表示,習近平提到「中國不打中國人」,也提到「中國要幫中國人」,前者其實江澤民過去提過,這兩點讓他認為,習近平對於要實行一個兩岸的和平進展不是空話,而是有實際的方向,習近平也提到深化兩岸融合發展能落實兩岸和平基礎、實現兩岸同胞心靈契合就能增進統一的認同,過去沒有這麼清楚的說法,說的比過去更清楚。

宋體金認為,但無論怎麼變化,有一點是十分確定的,那就是臺灣都越來越難影響大陸的“促統”政策的推進。《告臺灣同胞書》發表了四十年,在經歷了四十年尤其近二十年的風雨波蕩之後,此刻的兩岸正面臨越來越清晰的方向和未來。

人民日報社論指出,習近平2日講話是「全面闡述了我們立足新時代、在民族復興偉大征程中『推進祖國和平統一』的重大政策主張,深刻昭示了『兩岸關係發展的歷史大勢』」。

長期報導和研究兩岸時事的臺灣《中國時報》資深記者王銘義用“對臺政策最強音”七個字來評價習近平的“五條”主張。

他說,習近平的權威論述,是習近平執政以來對臺政策的集大成,已將解決臺灣問題的時程加快提速。這項綱領談話不僅是對臺灣社會、大陸內部,更是對國際社會的直接訴求,套句新潮用語,這無疑是中共對臺政策的「最強音」。

他在分析文章中認為從習近平五條主張中顯示,中共對臺工作已從以反獨為主、促統為輔的作法,轉趨積極促統與嚴厲反獨並重,對探索兩制「臺灣方案」的提出,正是將和平統一進程明確提上對臺工作時程,相關政策的論述與倡議作法更值得關注。

他還解讀說,習近平將兩岸長期的政治對立局面,歸因於「中國內戰延續和外部勢力干涉」造成的特殊狀態,更將兩岸關係定位為「臺灣問題是中國內政」,宣示不容任何外來勢力的干涉。這是中共對「平等協商,共議統一」的底線。

臺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孫文學校總校長張亞中表示,習近平談話的主軸就是「促統」,「統一」兩字總共出現了46次。在談話中,習近平先把兩岸關係拉到歷史的脈絡,視「解決臺灣問題、實現祖國完全統一作為矢志不渝的歷史任務」,將維繫兩岸政治關係的「九二共識」定義為「海峽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而「促統」的方式是以「深化兩岸融合發展」作為「夯實和平統一基礎」,並認為「制度不同,不是統一的障礙,更不是分裂的藉口」,重申具有「科學構想」的「一國兩制」是和平統一後的唯一政治安排,但也表示應「探索『兩制』臺灣方案,豐富和平統一實踐」。

他說,因此,從這次習近平的談話可以看出,「促統」而非「反獨」已是未來對臺工作的重點。北京已經完全不在乎臺灣的民進黨怎麼想、怎麼說、怎麼做,而是按照自己的腳步,一路向前挺進。

張亞中強調,北京促統的作為已開始快速啟動,如果臺灣朝野仍以「防衛性」的思維來面對兩岸關係,等於是放任北京「促統」坦克急駛或準備應戰。如何提出一個「進取性」的兩岸論述,以掌握未來兩岸和平統一的話語權,應該才是根本之道。

因此,《告臺灣同胞書》四十周年,成為習近平執政後首次公開發表專門對臺工作的綱領性講話,明確大陸當前對臺政策,蔡政府面對的局勢將越來越清晰。

和平統一的大業只有一個結果,這結果正向習近平講話裏描述那樣:“臺灣問題因民族弱亂而產生,必將隨著民族復興而終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