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春興/主權不准爭、治權或可商

——就解讀一國兩制臺灣方案的一點漫談

引言:非常感謝各位網友對我的上一篇有關統一進程猜想的文章《時刻準備著:另起爐灶》的厚愛與支持,目前該帖的閱讀量已經有百餘萬,但是細細想來,非常慚愧,該文只能算是興奮之餘的即興之作,僅僅千餘字的短文,遠遠談不上成熟的思考,只能作為拋磚引玉使用。在與各位網友的熱烈互動中,深感非常有必要進一步深入探討,我將針對個人所收集的有關臺灣方面的文獻資料(這對大陸讀者而言相對陌生)進行一次批判性的梳理和分享,試圖系統性地把反對台獨的問題盡可能談透,從而對如何實現統一的思路進行更深層次的探討。

正文:

縱觀習近平主席在元月2日發表的講話,可以認為這是一篇大氣磅礴的“統一宣言書”。縱觀海峽對岸的反應,其實無外乎可以歸結為以下幾點:或是以所謂的制度不同,推託統一時機的不成熟;或是以臺灣已然獨立,需要抗拒外來的壓迫;其實這些反應都是長期以來司空見慣的拒絕統一的托詞,並無新意。對此,習主席早已在講話中明確指出“制度不同,不是統一的障礙,更不是分裂的藉口!”

對岸執政的蔡英文在過去這一周的表現說明,為了延續政治生命,她已經徹底撕掉了所謂維持現狀的偽裝,不僅反對一國兩制,而且要拋棄九二共識;為了鞏固其支持的基本盤,她不惜轉向更為激進的深綠立場;為了推卸責任,她寧可讓蘇貞昌換馬台獨工作者賴清德。種種跡象表明,不排除蔡英文會在兩岸關係間採取更加強硬與更加對抗的方式,甚至不排除她鋌而走險、挾洋自重,通過某些突破底線的政治冒險,攪亂兩岸局勢、以圖火中取栗。

正是出於這種緊迫感,筆者試圖通過利用一些臺灣方面的史料,梳理台獨問題的由來、最近四十年的表現以及背後的邏輯,對台獨的不可行性做出分析,並在此基礎上,對未來的統一的前景、模式、代價、挑戰等方面做出個人猜想,斗膽對一國兩制的臺灣方案做出比較系統的個人解讀,不代表任何機構或組織的意見。全文接近萬字。

  • 關於台獨問題由來的簡要闡述:

台獨問題的產生大致分為以下幾個標誌性的時間點:七十年前,國民黨政權敗退臺灣,並由於美國的出兵阻擾,形成地方割據。在此之前1947年的二二八事件中孕育了後來的台獨運動,並在1979年的美麗島事件,促成了島內外台獨勢力的彙聚,隨後在1986年成立民進黨,之後正式把台獨主張列入黨綱。2000年後台獨政黨歷經臺灣轉型的所謂兩次政黨輪替,兩度取得政權主導權,並在臺灣大力推行台獨的政策主張。在此期間,不可否認,國民黨在敗退臺灣的初期,蔣氏父子曾經出於對政權的維護,有過堅決反台獨的政策手段,但隨著割據政權的延續,國民黨在事實上進行了臺灣本土化,並逐漸以不自覺、非自願的方式捲入了獨臺漩渦,甚至日益趨同地形成了藍綠差別不大的反對一國兩制的政策主張,李登輝主政時期則可以作為充分的證明。

  • 40年來台獨分裂活動的表現梳理以及背後的邏輯分析:
  1. 策劃國際承認,妄圖政治分裂:

自1992年以來,臺灣當局不斷以經濟利益為誘餌,試圖開拓新的邦交國家,並頻頻試圖驅動所謂友邦支持,開始重返聯合國及各種主權國家才能參加的國際組織的圖謀,試圖在國際上製造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的政治分裂。

  1. 勾結外部勢力,妄圖軍事分裂:

臺灣當局以所謂國防為由,購買美國、歐洲國家的戰機、軍艦,甚至試圖將臺灣軍事力量接入美國的戰區導彈防禦系統和預警系統,加強軍事情報合作,妄圖武裝拒統。最突出的例子是1992年採購美國150架F16戰機、法國60架幻影2000戰機。

  1. 改造意識形態,妄圖文化分裂:

臺灣當局自李登輝執政以來就積極奉行“去中國化”的文化政策,宣導使用臺語教育,不斷修改教科書,增加台獨意識形態對青少年的塑造,逐步把中國史放到東亞史與世界史去形成台獨的歷史陳述,甚至不惜美化日本的殖民統治,試圖培養天然獨的青少年世代。

  1. 阻礙經濟聯繫,妄圖經濟分裂:

無論是從李登輝的戒急用忍、到陳水扁的南向政策,再到蔡英文的新南向政策,其實質都是試圖阻礙乃至切斷與大陸的經濟聯繫,形成獨立建國的經濟基礎。

  1. 台獨分裂活動背後的邏輯分析:

以上種種的分裂行徑,其實都是追隨著同一套的台獨的邏輯,即,千方百計地製造出臺灣這個歷史想像的共同體,割裂與中國大陸的種族血緣、乃至歷史文化聯繫,甚至不惜編造出臺灣人已混入大部分南島語系民族的血統、早已不是漢人的謊言,通過這種偽造出來的扭曲的“臺灣主體性”為分裂的政治目的服務。其實這種強造和誇大的台獨邏輯通常會更加急切、更加激進、更容易濫用所謂的“民族自決原則”,也就更容易引發武裝衝突。這是因為,主張這種台獨邏輯的野心家與政客更有動力去誇大和扭曲這種“臺灣獨立主義”為自己牟取政治利益。

筆者曾幾度赴臺,尤其愛去探訪那些一般大陸遊客不怎麼去的場所,比如臺北的“二二八紀念館”、以及紀念台獨分子鄭南榕的場所。當時看完的感覺至今難忘,筆者唯一能湧現出來的直覺就是,臺海難免一戰。這些台獨訴求總是把臺灣描繪成一個飽經欺負的弱小族群,為了爭取生存,而需要對抗外來侵略,這樣的台獨意識主張已經演變成帶有宗教狂熱色彩的癔症、甚至容納不了任何理性的探討了。更可怕的是,這樣的極端主張由於民進黨當局在島內的兩度執政,以及馬英九任內的默許縱容,被在相當程度上強迫化與合法化了。在臺灣,只能唱獨,不能談統已經是一種意識形態上的政治正確。這樣長期渲染的結果就是,臺灣已經開始了意識形態的主觀建國,分裂的所謂“正當性”被長期洗腦和灌輸,甚至形成了天然獨的青年世代。

藍營也好,綠營也罷,自1979年大陸《告臺灣同胞書》發表以來的40年間,實行都是同一套以維護現狀為藉口、盡可能利用大陸實惠的拖延戰術。藍綠之間的差別,在維護實質的分裂局面上,可謂五十步笑一百步而已。台獨意識形態的盛行明顯製造了所謂臺灣各政治陣營的政治對立、加大了臺灣內部的族群分裂,形成整個亞太乃至世界的不安定因素。

但是從台獨勢力主張的“戰後臺灣法律地位未定論”,到長期叫囂的“一邊一國的兩國論”,再到夢想中的所謂“臺灣獨立共和國”,台獨分裂勢力始終沒敢邁出“法理台獨”的實質性建國步驟–即如民進黨黨綱的要求、台獨分子所夢想的“建立主權獨立自主的臺灣共和國”。其原因就在於祖國大陸強大的威懾。由台獨政黨民進黨第一次出任臺灣地區領導人的陳水扁,就曾經承認“改國號的台獨,以客觀的環境是做不到的!我不能夠騙自己、也不能夠騙別人,我做不到就是做不到。”

三、台獨分裂運動的不可行性分析:

  1. 國際承認空間的日益緊縮:

經過中國大陸在國際長期不懈的反台獨反分裂努力,直到目前臺灣僅能獲得十七個“鼻屎大小”的小國小邦的外交承認,其外交空間遭到了最大限度的壓縮,這些給予臺灣所謂外交承認的國家,大都是需要仰仗臺灣進行經濟援助,而沒有一個能夠有能力在統一進程中給予臺灣實質性幫助的,臺灣不可能指望他們在國際上掀起任何波瀾。

  1. 兩岸軍事實力趨向懸殊:

根據公開數據分析,臺灣國軍現役約50萬人。其中陸軍35萬人;海軍裝備有潛艇4艘、驅逐艦26艘、護衛艦10艘、巡防艇9艘、導彈快艇57艘。空軍現有各型飛機688架。其中戰鬥機520架,預警、電子戰飛機43架,運輸機55架;

相比之下,解放軍則擁有碾壓性優勢:解放軍的員額約為200萬人,其中陸軍91萬人、海軍30萬人、空軍40萬人、火箭軍(原第二炮兵)14萬人。其中:陸軍擁有99式、96式、59式等坦克約7000多輛,裝甲車約4000多輛,150毫米以上大口徑火炮20000多門(其中火箭炮1800多門、自行火炮2000多門),陸航約有直升機1000多架。空軍擁有4000多架作戰飛機,其中包括殲20、殲11、殲10、蘇30MKK、飛豹等第三、四代戰鬥機、戰鬥轟炸機數量約1076架,轟6中型轟炸機約350架,空警2000、空警500、空警200等預警機數量約18架。海軍擁有2艘航空母艦,76艘大中型驅護艦、57艘現代化潛艇和約600架作戰飛機。火箭軍裝備有200枚洲際彈道導彈、300枚中程彈道導彈、約1150枚近程彈道導彈和約3000枚巡航導彈 。

  1. 外部勢力將臺灣工具化:

美國通過所謂《對臺灣關係法》為代表的一系列法案形成的對臺政策的實質是把臺灣當作牽制乃至遏制中國大陸崛起的工具。美國的國防部長在中美雙方於1982年簽署8.17公報時曾經私下承認,美國出售臺灣大量武器、轉讓軍事技術就是為了賺錢,而不是為了什麼保衛臺灣。臺灣不斷強化軍備投入、充當冤大頭購置質次價高的美國武器,勢必增加對美國的軍事依賴,陷入到沒有勝算的軍備競賽的無底洞中,不由自主地跟著美國利益跑。殊不知,美國從來不會為別人的利益而戰,曾經被美國利用而又被徹底拋棄甚至置於死地的大有人在, 比如韓國的樸正熙、巴拿馬的諾列加、南越的吳庭豔、柬埔寨的朗諾、伊拉克的薩達姆、基地組織的本拉登等等。

  1. 經濟聯繫、完全失控:

臺灣實際上已經徹底輸掉了與大陸的經濟實力競賽,從其最高峰時期可以佔據大陸近半壁江山的GDP實力,淪落到大陸一個中等偏強省份的經濟規模,這一切僅僅發生二三十年間,真可謂,三十年海東,三十年海西。而且臺灣的主要貿易盈餘的來源就是大陸,這反映了臺灣對大陸的經濟依賴性在不斷加深。

  1. 統一是中華兒女的主流民意:

這是毋庸諱言的,絕大多數的海內外炎黃子孫、中華兒女都能感受到祖國統一的堅強民族意志的召喚,台獨分裂勢力常常藉口抗拒統一的所謂臺灣民意,在十四億大陸同胞和五千萬海外僑胞的巨大民意面前,是不值一提的。如果用所謂投票的方式來順從民意的話,恐怕武力統一只會更快的發生而不是相反。

  1. 台獨分裂活動的最終不可行:

海峽兩岸最主要的分歧就一直在於,是否承認只有一個主權中國,而臺灣只是這個主權中國的一個省。主權中國就排除了任何模糊空間的表述,包括所謂的“一中各表”“一中一台”“一邊一國”“兩個中國”。 而這恰恰是國際間對現代主權民族國家的國家主權的精確表述。從這個“主權中國”的內涵出發,從任何現實的意義上講,臺灣只可能是中國臺灣,而中國只會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這一點實際上已經在習近平主席於2019年1月2日發表的《統一宣言》上被予以明確,所以這才會有“實現和平統一的一國兩制構想”的進程的歷史性開啟。

台獨分裂勢力的妄想在於,試圖打出所謂“民主的制度牌”,在國際上博得意識形態的同情,來不斷有效拖延與大陸的實質性政治談判,甚至試圖擴展其國際承認的空間,通過所謂的事實獨立,來逐漸爭取完成最終的法理台獨。—甚至他們試圖通過在大陸製造政治與社會的動亂來削弱中國、分裂中國,從而為台獨野心的實現創造機會。這就解釋了一直以來,不管是誰當政,臺灣當局都以持續派遣間諜、收買情報、拉攏內奸、勾結藏獨、疆獨、港獨分裂勢力、資助反華反共運動的種種方式進行分裂中國、破壞穩定的圖謀。

這樣的陰謀,早就被大陸及國際上的有識之士看破,而且大陸的民眾也深有體會,認為台獨勢力一直通過無限期拖延統一就是一種實質性的台獨。這樣的台獨圖謀,事實證明不過是“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的滑頭,只能加速耗盡大陸政府與民眾的善良的期待與足夠的耐心,最終造成“聰明反被聰明誤”的歷史結局。

政治是殘酷無情的,國際政治更是充滿了實力角鬥的現實較量。無論這些台獨分裂勢力自我覺得自己的訴求如何正當,並試圖把國共之間未完結的內戰局面拖向國際爭端解決的所謂有利場景,都是不可能實現的,而這場沒有結束的內戰終究是要分出勝負的,既然台獨分子把這場內戰拖成了零和博弈的局面,罔顧甚至背離統一的歷史趨勢,那麼不惜一切代價爭取最終的統一就將壓倒那些曾經擁有的期待和耐心,演變成為統一進程的主線。

應該說,台獨唯一實現的可能性在於,臺灣的軍方能夠決定性的在軍事上徹底擊敗並長期癱瘓擁有核武器的中國人民解放軍,而這一點,在整個星球上,也沒有任何軍隊和國家敢妄言可以做到。所以,台獨的不可行,就是一個板上釘釘的基本事實,是一個無論台獨勢力如何上躥下跳也改變不了的歷史趨勢。

即使有美國的或明或暗的介入干涉,都不可能改變台獨的不可行性,除非美國要與中國世代為敵並永久敵對下去,美國的台獨目標的支持都只可能是暫時性的,都只可能是一時的利用,而不可能是長久的支持。臺灣勢力意淫想像的,美國會無限期犧牲自己的民族利益和全球戰略,來與中國長期對抗而保障臺灣的獨立,無疑是完全不切實際的。

各種或明或暗的台獨分裂圖謀與政策,試圖完全割斷臺灣位於中國主權之內的歷史文化聯繫,既不現實、也不合理、更不可行,根本不會有任何成功的可能性,最終只能是走向代價高昂、前途可畏、後果嚴重的未來絕路;尤其要避免少數政治人物與政治力量,頑固堅持偏安一隅的苟安結局,甚至挾持與操縱民意,或放棄歷史職責,成為一時的“悲情”的奴隸,或任由分裂勢力煽動和利用台獨意識形態,走上導致軍事鬥爭解決的不歸路,從而使臺灣人民飽受刀兵之苦,這樣的分裂戰犯行徑將來是要受到《反分裂國家法》的嚴肅追究以及歷史的公正審判的!2019年元旦開始以來的蔡英文就顯示出了某種類似的危險性傾向,不排除她迎合美國極右保守政客的要求,以極其激進與冒險的方式進行程度惡劣的分裂活動。

而臺灣人民在這樣的衝突中,只可能淪為最大的受害者與犧牲者。為避免這樣的歷史悲劇,海峽對岸的政治力量必須採取誠懇可信、切實可行的迫切行動,參與到大陸制度化的民主協商的進程中來,才能有效消減兩岸的對立情緒,避免兵戎相見的歷史悲劇。只有明確在不容談判的一個主權中國框架下的兩種制度的民主協商並配合實施,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府行駛國家的外交與國防主權下,臺灣的地方政府則可以在行政管理、經濟運行、司法體系下擁有相當的特別權力,成為類似港澳的特別行政區,這樣的經過兩岸有識之士民主協商過的“一國兩制”制度安排才能為臺灣的永久和平和繁榮奠定長遠基礎。這也正是本文的主題所在,即“主權不准爭、治權或可商”!

  • 統一的前景分析:
  1. 統一的模式分析: 統一準備+平津模式

筆者認為,從大的歷史趨勢上看,時間站在大陸這邊,我們完全應該從容自信、氣定神閑地按照中共中央關於實現統一的路線圖和時間表去逐步扎實地完成統一的各項準備工作、從而爭取將“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構想變為現實。

然而,我們也不能排除這樣一些可能性,比如民主協商久拖不決,又比如在一國兩制、和平統一的準備過程中發生了外部勢力嚴重介入干涉,或者是對岸當局狗急跳牆採取法理台獨的極端方式徹底分裂中國的時候,就應該採取人民解放軍在解放戰爭時採用過的平津模式來徹底解決統一問題。

平津模式,不同於通常所說的所謂北平模式、天津模式、綏遠模式;而是把平津模式的這三個子模式有機結合起來,運用之妙,存乎一心,根據實際變化,加以應對。

如果讓我們回顧一下平津戰役的歷史,就會知道所謂這三個模式其實是相輔相成的,而不是各自割裂的。正是因為解放軍在解決張家口之敵後,因最後通牒無果,而被迫採取天津方式,即集中絕對優勢兵力最猛烈的攻擊去迅速解決天津頑抗之敵,三十一小時解放天津;這才催生了北平模式的產生,北平的傅作義部因出路被徹底切斷,形成兵臨城下的內交外困之局而被迫接受和平解放的方式,北平守軍繳械出城接受改造。對於綏遠的董其武部,因為三大戰役已然解決國民黨軍在長江以北的主力,則完全可以採取放寬政策、暫時讓步、團結改造,最終引導其和平起義的綏遠模式。

如果按照筆者的設想,對於臺澎金馬的解放的理想模式,則可能是,金馬早已是我們的囊中之物,完全可以採取綏遠模式,給予便利,爭取當地縣政府和人民和平統一;澎湖守軍不多,如果臺灣主島之分裂勢力妄圖負隅頑抗,那麼採取天津模式予以解放,則是順理成章。一旦澎湖金馬解放,臺灣則孤懸大海,所依賴的資源、貨物的外貿、運輸航線會被完全切斷,島內就會不戰而自亂,即使再有天險阻隔、固然挾洋以自重,也無法長期支撐,加上澎湖展示的武力統一方式的破壞性後果,臺灣民眾則完全看不到武力拒統的任何前景、則必然要求和平統一的方式。

還是筆者的個人猜想,大陸方面目前的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策略正有一步步朝這個方向發展的趨勢,或許最可能的一種前景就是大陸最終將被迫採取“封臺、困臺、亂臺”的方針,讓其自亂陣腳,最終不得不接受統一的事實。

  1. 底線分析: 臺海戰爭將不可能是一場世界大戰,而只能是一場有限戰爭;

如果形勢被迫發展到也要以天津模式來解決臺灣主島的問題,那麼兵貴神速,北斗系統的居高指揮、導彈核潛艇的遠洋威懾、東風導彈的定點清除、殲二零戰機的踹門行動都會同時上陣、協同作戰,確保獲得臺灣的制空權,從而有效組織海軍與陸軍的渡海登陸作戰,直到完全佔領臺灣的所有戰略要點,確保臺軍不再具備反抗意志以及對抗能力。臺灣的經濟實力、動員能力、軍事水準、抵抗意志決定了臺灣不可能做長期的抵抗,臺海戰爭即使發生也將是一場有限的局部戰爭,稍有理智的世界各國也不會介入到中國的內戰平叛鬥爭中來。正如習近平主席闡述的那樣:“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堅持一個中國原則是公認的國際關係準則,是國際社會普遍共識。國際社會廣泛理解和支持中國人民反對“台獨”分裂活動、爭取完成國家統一的正義事業。”

台獨激進勢力指望美國來為他們火中取栗,將被時間證明是既不可靠,也更加危險的。

歷史已經證明,在所謂國民黨軍獲得美國援助最多的解放戰爭時期,恰恰是他們失敗最慘重的時期。蔣經國1950年對此有過總結:“美國援助越多的時候,反而是我們失敗越慘重的時候;依賴外援,仰人鼻息,那誰都成了我們的主人,而我們只有永遠做人家的附庸與奴隸!”

遙想1958年金門炮戰,為國民黨軍艦護航的美國軍艦掉頭就跑,絲毫不顧為盟友護航的所謂承諾。

面對孤立主義傾向越來嚴重,財政、軍費開支越來越窘迫的美國,指望他們傾盡全力來保衛臺灣,這是哪怕死硬台獨分子也不敢做的美夢。 由此分析,美國的介入方式,最可能的將是短暫的,形式的,軟性的, 一旦中國政府和軍隊能夠實現對臺灣島主要戰略目標的掌控,美國人是不會去浪費資源和人力去打一場永遠也打不贏的戰爭。因為那個時候,臺灣島反而就成了中國真正的永不沉沒的航空母艦。

當然,我們完全不能寄希望於美國等境外勢力的較輕程度的介入,相反,中國政府和人民解放軍要有應對最困難、最複雜局面的決心和準備。要準備最壞的情況,西方國家甚至日韓組成反華聯盟,集體制裁干涉、切斷中東的能源通道以及亞太的貨物貿易運輸、甚至聯合出兵。要保證我們的核力量能夠獨立行使核恐怖平衡級別的威懾,我們的常規作戰力量甚至應該要做好應對乃至打垮兩到三個航母戰鬥群的準備。

  1. 結果分析:

結果只能是一個,中國實現完全統一;

對於大陸來講,統一進程是一個不可逆的歷史過程,所謂開弓沒有回頭箭。中國政府的嚴肅承諾向來是言必信、行必果,尤其是這樣一個對著全世界的莊嚴承諾。如果局勢發展到不得不採取非和平方式推進統一進程的時候,軍事鬥爭的結果只可能有一個,那就是不惜一切代價爭取統一的最終實現。因為這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核心利益所在,這就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的其中一個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

 統一的最終目的一定要達到,也一定能夠達到!這一點,連對岸的明白人韓國瑜都不得不承認,不要懷疑大陸統一的決心。對於中國的統一,正如習近平主席所論述的那樣,將“不會損害任何國家的正當利益包括其在臺灣的經濟利益,只會給各國帶來更多發展機遇,只會給亞太地區和世界繁榮穩定注入更多正能量,只會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為世界和平發展和人類進步事業作出更大貢獻。”

  1. 代價分析:

既然統一的目標和結果均無可置疑,那麼代價的大小,則是需要理性衡量的關鍵要素:

  1. 政治目標要與手段達到平衡;

    統一於一個中國,採取一國兩制的方式,是總體的政治目標,所有手段(包括軍事手段)的運用都要服從和服務於這個政治目標。大陸各界一定會以全局一盤棋的精神,精誠團結,共同奪取統一事業的最終勝利。

  1. 1.盡可能地減少平民傷亡,降低破壞程度,實現節制的勝利目標;

應當明確的是,中國人不打中國人是我們嚴肅的政治承諾。臺灣同胞不是我們的敵人,如果我們被迫採取一系列非和平手段也都是為了最終讓海峽兩岸都共用和平與繁榮這個根本目的。所以只要臺灣軍人放棄抵抗,不為台獨分裂勢力賣命,都要確保有人道的出路安排。要把臺灣軍人與一小撮台獨死硬分子區分開來,最大限度地爭取臺灣民意的最終認同。同樣,統一的目標也不是一蹴而就,每一階段都應該設定可以實現的節制目標力爭低成本地實現,最終的統一自然也是水到渠成。

  1. 2.文明之師、仁者無敵;

一直以來,中國人民解放軍一直是堅持文明之師、仁義之師的典範,尤其以解放軍駐港駐澳部隊為優秀代表,相信將來的駐臺部隊一定能以自己優異的行為規範贏得當地民意的支持。

  1. 主要的障礙與難度: 統一之後的治理

統一之後的臺灣治理,其實是比統一本身更加艱難的長期挑戰。

但是,我們已經積累了一國兩制在港澳實施的大量寶貴經驗,只要緊緊依靠參與制度化民主協商的統一力量,正如習主席所言“一國兩制”在臺灣的具體實現形式會充分考慮臺灣現實情況,會充分吸收兩岸各界意見和建議,會充分照顧到臺灣同胞利益和感情。在確保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前提下,統一後,臺灣同胞的社會制度和生活方式等將得到充分尊重,臺灣同胞的私人財產、宗教信仰、合法權益將得到充分保障。

兩岸經濟的融合發展,將進一步夯實統一的基礎。習近平主席已經提出:“我們要積極推進兩岸經濟合作制度化,打造兩岸共同市場,為發展增動力,為合作添活力,壯大中華民族經濟。兩岸要應通盡通,提升經貿合作暢通、基礎設施聯通、能源資源互通、行業標準共通,可以率先實現金門、馬祖同福建沿海地區通水、通電、通氣、通橋。要推動兩岸文化教育、醫療衛生合作,社會保障和公共資源共用,支持兩岸鄰近或條件相當地區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普惠化、便捷化。”

更重要的則是心靈契合與文化融合,只要兩岸同胞持續交流互鑒,加深相互理解,增進互信認同,那麼就能秉持同胞情、同理心,以正確的歷史觀、以一家人的心態,共同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就能讓子孫後代在祥和、安寧、繁榮、尊嚴的共同家園中生活成長。

  • 有關的結論與預測:

祖國大陸已經歷史性地開啟了促進統一的進程,那麼在一個中國原則基礎上,將有越來越多的臺灣政黨、團體會加入到制度化的民主協商進程中來,臺灣的新黨已經做了率先的回應。如果“能以對話取代對抗、以合作取代爭鬥、以雙贏取代零和”,那麼這種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的對話溝通,將廣泛地尋求社會共識,推進政治談判。

如果經過制度化的民主協商,真的實現了一國兩制、和平統一之後,那麼“臺灣將永保太平,民眾將安居樂業。有強大祖國做依靠,臺灣同胞的民生福祉會更好,發展空間會更大,在國際上腰杆會更硬、底氣會更足,更加安全、更有尊嚴。”

而一旦由於台獨勢力的頑抗而導致非和平統一方式的發生,那麼這對臺灣而言,確實將是一個悲劇。海外台獨勢力的主要代表、美國曾經的駐臺情報官、外交官葛超智曾經這樣感歎:“臺灣的悲劇在於臺灣島離大陸不夠遠,以至於無法永久分離。”在文藝作品中,悲劇就是把人生毀滅給人看,因而常常具有震撼人心的別樣魅力。然而在現實中,悲劇就只能是悲劇,悲劇造成的痛楚將是每一個希望正常生活與工作的人難以承受的,由衷地希望對岸的臺灣同胞不要走向現在完全可以避免而將來終不可逆的時代悲劇之中,否則這些炮灰般的悲劇人生,除了換來個別戰犯的所謂悲劇“英雄”的虛幻之名之外,什麼也不會留下。

推薦參考文獻:

1.習近平,在紀念《告臺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新華社,2019年1月2日;

2.葛超智,《被出賣的臺灣》,臺灣教授協會2014版;

3.陳佳宏 ,《臺灣獨立運動史》,臺北市玉山社,2006版;

4.黃金麟等主編,《帝國邊緣》,臺灣群學出版公司,2014版;

5.《二二八事件60周年紀念論文集》,臺灣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編撰,臺北市政府文化局2008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