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春興/如果美國進入國家緊急狀態 …

美國東部時間1月19日下午,牀破在白宮宣布了他解決目前僵局的新計劃。據說這是在牀破、彭斯、庫什納和共和黨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的努力下,試圖達成某種協議,以準備重開政府—而並非走到宣布全國緊急狀態那樣的決絕…

牀破在發言中表示已提出妥協,為重新啓動聯邦政府,以及換取57億美元資助美墨邊境的隔離牆。作為牀破所謂的重大妥協,牀破將考慮延長對於某些無證移民DACA-TPS身份合法地位的保護。具體的計劃則是,年輕時抵達美國且符合「兒童入境延期行動計劃」(DACA)以及其他臨時保護身份(TPS)移民的移民將獲得延期免於驅逐出境。據說,DACA措施將影嚮70萬人,而TPS的變化將影嚮30萬人,宣布立法救濟可能延長三年。牀破還宣布,他的計劃是個一攬子計劃,還將提供:8億美元的人道主義援助; 價值8.05億美元的藥品(毒品)檢測系統; 2,750名新的邊境和執法人員; 以及75個新的移民法官團隊。

牀破的上述針對移民的妥協計劃,顯然是為了分化與收買在移民立場上历來持寬松立場的民主黨自由派,尚不清楚,以佩洛西與舒默為首的民主黨將如何評價與反應。顯然,牀破這是在向選民暗示,我正在而且已經盡力,如果還不行,那全是民主黨的黑鍋啦…這顯然是對2020年大選的一種考量。到昨天為止,美國聯邦政府的部分機構停擺已經超過了29天 , 這已經創造了历史最長記錄。新聞界一度猜測牀破的舉動是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現在看來這根本就是一個險招,連牀破都不敢輕易使用,況且也不能保證能否有效打破目前困擾美國政壇的兩黨惡鬥僵局而引發的政治危機。

牀破與民主黨人把持的眾議院就南部邊境移民牆的爭端以及政府長達近一個月的停擺危機近期不斷在發酵,甚至出現了雙方分別利用合法權限,取消對方的政治舉措的極端的情緒對立,而牀破也不止一次威脅要宣布要啓動國家緊急法,這似乎已經成為他繞開民主黨把持的眾議院,籌集建造移民牆資金的終極大殺器—雖然這種兩敗俱傷的絕殺之招,其實他也不太敢用。 那現在讓我們腦補一下,如果這場僵局繼續持續,牀破萬一真的將宣布美國進入緊急狀態,那麼,美國到底會發生甚麼?

【美國緊急狀態的历史溯源】

1976年,時任美國總統福特簽署了《美國全國緊急狀態法》。該法界授予美國總統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的權力,可以在國家緊急狀態的時間範圍內設立特殊法規,也給總統繞開國會撥款提供了可能。該法對總統宣布緊急狀態只是做了程序性的規定,並沒有具體說明到底在甚麼條件下總統可以宣布緊急狀態。 在美國历史上,總共有58次啓動國家緊急狀態的情況,至今仍有一半的緊急狀態還在生效,但卻沒有一次是因為總統與國會就預算發生爭執而啓動的,一旦牀破因修築移民牆啓動國家緊急法,他也將創造历史。

【緊急狀態下的總統法定緊急權力】

在國家緊急狀態下,美國總統擁有至少136項法定緊急權力,美國法律有兩條法令分別允許在國家緊急狀態下,修改國防部建設資金和陸軍民用建設工程資金用途,這可以為牀破用來修建移民牆。也就是說,牀破在行政程序與法理上可以因修建移民牆而進入國家緊急狀態,以徹底繞開佩洛西等民主黨人在建造移民牆問題上對牀破政府形成了巨大的壓力。

【總統啓動緊急狀態的條件】

決定牀破是否可以成功啓動國家緊急狀態需要兩個條件。其中之一是啓動軍事建設適用的前提是證明修建移民牆需要或可能需要軍隊介入,即便真的進入國家緊急狀態,要順利「修牆」,牀破可能還需要證明為此事動用軍隊的合理性。這就決定了他需要說服五角大樓,在前國防部長馬蒂斯因美國在敘利亞撤軍辭職後,美國軍方與白宮的矛盾日漸明顯,而牀破雖然隨後表態暫緩撤軍,或許是為了能夠獲得軍隊支持不得不做出的選擇。

另外,如果參眾兩院國會一致通過否決決議,總統也無法行使國家緊急狀態下的權力。目前眾議院議長、民主黨領袖佩洛西肯定會對就修建移民牆推行國家緊急狀態投否決票,而在共和黨人占據多數的參議院內也有諸多反對牀破修牆的聲音,共和黨內參議員魯比奧與羅姆尼都反對總統因移民牆而頒布國家緊急狀態,而羅姆尼甚至幹脆直言不諱地表態牀破不配坐在美國總統的位置,因此牀破要頒布國家緊急狀態以修建移民牆,還需要說服共和黨黨內的反對派。

【一旦啓動緊急狀態的後果】

一旦牀破能夠啓動國家緊急狀態,進展順利的話,牀破也許會獲得修建移民牆的資金(資金的數額則未必是充分的,因為可以想象,民主黨人還可以利用各種合法的程序和手段對資金的撥付進行無所不用其極的阻擾),按照他的計劃,會以此杜絕外來非法移民帶來的毒品、社會治安等問題,但能否兌現這些承諾仍然存在疑問,卻可能給美國社會與世界帶來更加深遠的影嚮。

如何控制非法移民固然日益成為美國政界關註的焦點,而牀破一旦繞開國會修建移民牆,會讓美國一直以來奉行的行政、司法以及立法機構三權分立的政治基礎受到破壞。一直以來,國會有限制總統的權力,例如在出兵問題上,必須經過國會授權。但這次牀破以國家緊急狀態繞開國會建牆成型,則可能會為今後美國總統隨意動武出兵大開綠燈。

雖然目前牀破如今奉行「美國第一、戰略收縮」的原則,出兵的可能性很小,但這可能也會影嚮以後的美國總統或以國家緊急狀態為名,頒布類似出兵這類本來需要國會授權或實質制約的決定,到時國會在美國政治體系運轉中的權力和作用將會大大削弱,甚至會造成世界局勢進一步動蕩。 另外,牀破借移民牆維護美國邊境安全能否達到目標還並不清楚,但不可否認耗資50億美元的移民牆的確耗費巨大,(但是美國政府近一個月的部分停擺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已經超過了這筆修牆費用),他也因此丟失了大多數民眾在輿論上的支持。

根據美國有線電視網(CNN)公布的數據,牀破因為修建移民牆以及政府停擺,在民意支持方面已經落後於民主黨方面,這也說明絕大多數選民實在是不願意用自己的納稅錢用來建造如此龐大的工程。 而牀破支持率的大幅下降,固然與他建造移民牆花費巨大不無關系,更與他的大嘴瞎噴的個人風格密切相關,—-正是牀破在競選時曾表示將由墨西哥政府出資修建移民牆,但沒想到最終還是要由美國納稅人來承擔,民眾自然不願買單。

一旦牀破借國家緊急狀態實現了繞開國會而對移民牆撥款,則意味著總統可以借助行政權力在違反民眾意願的情況下使用民眾的納稅錢,在這種情況下國會作為民意代表機構,對總統的制約已經失效,這恐怕也與美國憲法所強調的權力制衡原則完全背道而馳。

總的來說,牀破如果以國家緊急狀態推動移民牆撥款,這樣的霸王硬上弓,確實需要獲得美國軍方以及驢象兩黨內廣泛的背書支持,否則其合法性必然要廣招質疑。畢竟這是非同尋常的特例,一旦這次借國家緊急狀態可以繞開國會的權力制衡,則意味著美國這個總統制國家中總統的權力的進一步擴張,甚至不能排除進一步走向更加危險的極端方向的可能性。

總結一句,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這種大規糢殺傷性武器,牀破估計也就是擺出來威懾一下民主黨而已—輕易可是不敢嘗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