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劇種《牡丹亭》姹紫嫣紅開遍

 

明萬曆二十六年(西元1598)年,湯顯祖的《牡丹亭》呱呱問世。此前三年,莎士比亞的《羅密歐與茱麗葉》也已寫就。東西方兩部浪漫的愛情名劇,從文學本和演出本兩個層面上,四百年來廣泛而深刻地影響了世界,敲擊著人們審美認知、喟然感歎並熱切嚮往生死絕戀的心弦。

 

 

北昆版《牡丹亭》

 在2016年亞洲和歐美部分國家舉辦紀念湯顯祖、莎士比亞和賽凡提斯逝世400周年的演出、演講和學術會議的熱潮中,由中國文藝評論中心、中國戲曲學院和湯翁家鄉撫州市政府組織的各劇種“杜麗娘返鄉省親晚會”,在湯顯祖大劇院上演後,贏得了演劇界、學術界和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晚會不僅彙集了昆曲、京劇、越劇、川劇、黃梅戲和贛劇、盱河高腔等八大戲曲劇種,還有中央芭蕾舞團的芭蕾舞劇、上海話劇藝術中心的中英肢體劇和中美合作的話劇《牡丹亭》片段,共同為觀眾奉獻了風格各異卻又同樣光彩照人的杜麗娘形象。

昆曲是《牡丹亭》的最佳載體,《牡丹亭》是昆曲的最佳品牌。這是一個戲劇史上最為真實的悖論組合與驚天逆轉:湯顯祖作為江西人,其《牡丹亭》原本是為當地的宜黃腔寫作的。他在《七夕醉答君東》中題詠到:“玉茗堂開春翠屏,新詞傳唱《牡丹亭》。傷心拍遍無人會,自掐檀痕教小伶。”但是宜黃腔畢竟有地域的局限性,此時在全國範圍內扶搖直上的劇種是昆曲。蘇州昆曲界的專業人士,很快就發現了該劇與昆曲精魂相合的內在聯繫,以吳江派首領沈璟為代表的一批蘇州大麯家,成功地將《牡丹亭》予以了昆曲化的移植改編。這些基於聲腔和上演起見的改編,卻引起了湯顯祖的勃然大怒:“彼惡知曲意哉!餘意所知,不妨拗折天下人嗓子!”

但是事情的發展並非以湯翁的意志為轉移,昆曲界人士強大的改編與搬演力量,使得一部不是為昆曲而寫的劇碼《牡丹亭》,居然成為昆曲的最佳代表劇碼。到了乾隆年間的葉堂手中,他又盡可能回歸到湯顯祖原劇的範圍內依詞度曲,最大限度地吻合了湯顯祖的意趣神色。當代昆曲大家張繼青被法國人稱之為“東方歌劇皇后”,中國各種版本的昆曲《牡丹亭》到歐美巡迴演出,已經成為常態化的文化現象。

白先勇青春版昆曲牡丹亭

  京劇的《牡丹亭》改編,總的來看只是昆曲昆演和昆曲京演。即便是京劇大師的表演,也很難超越昆曲大家的表演典範。《春香鬧學》有京劇的味道,但也只是一折戲而已。倒是國家京劇院的國戲在讀研究生王珺,別出心裁地將“原來姹紫嫣紅開遍”用梅派四平調開唱,贏得了大家的一致讚揚。今後京劇如何改編上演湯顯祖的本戲,還是有待探索的一個課題。

越劇的《牡丹亭》改編,到目前為止最有聲勢也最有成績。浙江越劇團就有兩個版本,中國戲曲學院越劇班有一個版本,福建芳華越劇團有舞臺版和電視版。浙越最早的版本是國戲第三屆青年研究生班的李沛婕,她的畢業作品就是呂建華改編的2004越劇版《牡丹亭》。這部作品的特色是略微減少昆曲杜麗娘的仙氣,讓她更加低調地回到人間,貼近百姓,追求的是深入淺出、通俗易懂地與觀眾產生共鳴。到鄉鎮演出的時候,主創人員都怕老百姓看不懂《牡丹亭》,但結果老百姓恰恰對這齣戲最為歡迎。有位老先生含著淚對主演說,越劇觀眾期待了四十年的《牡丹亭》,終於在舞臺上呈現了,我向你們道謝!

校园版昆曲《牡丹亭》

從文學品格上來看,國戲越劇班的畢業大戲《牡丹亭》較為高蹈一些。由顏全毅改編的劇本,將越劇小生與柳夢梅對接起來,杜麗娘成為第二主角。全劇風光綺麗,充滿了詩情畫意,得到了越劇觀眾的一致好評。

川劇《牡丹亭》別開生面。名家陳巧茹在前半部羞羞答答,表演溫婉有如昆曲風格,但在後半部卻風格迥異。在閻羅殿的妖魔鬼怪面前,川劇杜麗娘潑辣果斷,大開大合,與嬌滴滴的蘇昆杜麗娘形成鮮明對比,充分展現出四川女孩子的剛柔相濟、熾烈火熱的辣味。

黃梅戲的《牡丹亭》以湖北、安徽的版本為例,迄今已經擁有了一些戲迷。但整部劇的精緻化與經典化,還在繼續努力的過程中。

地方戲中演過《牡丹亭》的劇種還有豫劇、北路梆子、秦腔、青海平弦戲、粵劇等多個劇種。秦腔名家左秋芳將這齣戲作為自己的代表作之一唱到民間,唱到連北方觀眾也同樣喜歡,實屬不易。

在湯顯祖的家鄉,著名戲劇家石淩鶴先後將《臨川四夢》改編成贛劇,其《還魂記》兩次上廬山為毛澤東主席等中央高層演出,得到了較高的評價。從現在陳俐教授演出的版本來看,其表演之歡快,場面之流動,青春少女嬌羞之外的春情湧動,比起昆曲來顯然要熱鬧許多,節奏也明快很多。採茶戲和圩河高腔版《牡丹亭》,這幾年也越來越引起大家的重視。

在海外,比較知名的演出有德國版、歐版和美版三種。

德國版《牡丹亭》是德國漢學家洪濤生(Vincenz Hundhausen)創辦的北平德國劇團排練演出。該劇於1936年先後在德國、奧地利和瑞士等國上演,德語版《牡丹亭》體現出中國式生死不渝的愛情,引起了德語戲劇界和文化界的一片驚豔之聲。

 

歐洲版《牡丹亭》由世界級前衛導演彼得·謝勒(Peter Sellers)執導,譚盾作曲,英語和中文雙語演出為主,全部時長3小時。該劇于1998年夏首演于倫敦巴比肯中心,1999年春于美國柏萊克演出,在歐美戲劇界都有較大的影響。該劇的特點是西洋美聲歌劇、話劇和昆劇三線並行。其中昆劇部分由華文漪飾杜麗娘、史潔華飾春香。不僅許多西方觀眾被感動得熱淚盈眶,就連身穿緊身衣、水袖化作兩縷紗的華文漪本人都沉浸其中而難以自拔。黃英的歌劇版杜麗娘也引人入勝,《華爾街日報》評論說:“黃英絲綢般的音色對杜麗娘角色的詮釋,是歌劇《牡丹亭》最吸引人的一部分。”

美國版《牡丹亭》由旅美華人陳士爭執導,演出時長為20小時,由溫宇航(原北昆演員)、錢熠(原上昆演員)主演,評彈輔演。該劇原本是林肯藝術中心與上海昆劇團的合作專案,後來因故輟演,引起了國際文化界和歐美政要的極大關注。林肯藝術中心獨家打造的《牡丹亭》參加了歐美諸多主流藝術節,在國際上影響較大。

隨著湯學作為可與莎學媲美的顯學地位的確立,隨著中國文化方興未艾的國際化傳播,《牡丹亭》和其他湯劇,還將在國內外化身為不同樣式的藝術體現方式,例如剛從英倫三島載譽歸來的中央芭蕾舞團的芭蕾舞劇《牡丹亭》,例如中英肢體劇和中美話劇《牡丹亭》的藝驚四座,莊嚴妙相無窮飛花,同一法身幻化無窮,都會在國際劇壇上獲得更加廣泛的影響,具備更多經典的意義。

作者:謝柏梁(中國戲曲學院戲文系主任,四川師大、湖北師大、南昌大學講座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