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勢力不應甘當香港事務「外援」

在香港,針對城市法律《逃犯條例》的修訂工作,社會爭議正鬧得沸沸揚揚。不久前,香港立法會內兩派議員甚至為此大打出手。這些政治浮躁的跡象,都被國際社會看在了眼裡。 近日,美國、德國、英國等多個國家,先後就香港《逃犯條例》一事表示了關註,本來一條香港城市法律的修訂,竟演變成了一起國際事件。
香港泛民主派的一些人士也頻頻在此時外訪,企圖到一些西方國家引入外國幹預——雙方此類的「求援」舉動亦只會對事態火上澆油,令法律修訂工作變得難上加難。 香港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從完善陸港跨境司法公義的角度來看,無可厚非,但港府在修訂草案的過程中,很多推進手段其實並不妥當,其無視了許多港人的焦慮,自然會引起輿情反彈。

 香港眾志常委羅冠聰「反對修例美加團」14日與美國總統副助理兼亞洲事務高級主管博明(Matt Pottinger)會晤,指出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工作迫在眉睫,亦不接受對草案作出少修少補式的所謂退讓方案。(圖來源羅冠聰臉書)
而香港泛民主派最近的一些舉動,也對平息《逃犯條例》爭端毫無作用,甚至只會起到反作用。一些泛民人士近來積極外訪,企圖以此向港府施壓。 泛民政治人物李柱銘率李卓人、麥燕庭、羅冠聰等香港政治名人訪問美國,甚至還可能將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會面;前香港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偕香港立法會議員郭榮鏗則訪問德國——然而,這些成效究竟有多大,目前看來是令人質疑的。 香港泛民主派多年來,不時會就一些香港議題外訪,與外國一些政治領袖會面。但其實,在國家安全及政制改革等重要議題上,北京並不會因為西方某些政客幾句不疼不癢的抨擊,就盲目地在許多事關「一國兩制」大原則的問題上貿然讓步。 而且,內地近年經濟實力日盛,與歐美等國家的貿易往來額度十分龐大,香港問題根本非對方與北京打交道的首要議程。西方政客對香港的所謂關註,通常不過是耍耍嘴皮而已,根本口惠而實不至。一眾泛民主派人士,長久以來向港人營造的「洋菩薩」搭救香港的假象,顯然在現實中根本無補於事。

《逃犯條例》的修訂,說到底,始終是香港的內部事務,而它需要由香港政府自行負責。那些懷揣著欲抱「北大人」、「洋菩薩」大腿心態的香港政客,必須要意識到,這類舉動不僅無助於問題解決,反而只會令事態更加複雜,不但會令北京因此被利用,無端卷入是非,在香港民間無辜被惠譽,外國勢力的介入更只能加劇香港社會的矛盾激化。 至於如今已是混亂不堪的香港立法會,其議政僵局終須由這些議員自行解決,不必也不能假借外部力量的介入。這些身兼民意重擔的議員們,也是時候讓自己的行為更符合一個議員的身份了,樹立一個文明成年人的榜樣,是十分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