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應該害怕內部的敵人

編者註:這篇文章是對5月16日首次出現在中文網站「國際事務評論」上的一篇評論的編輯翻譯。翻譯後的版本於5月17日首次在「中國+」雜志上發表。

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前首席策略師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顯然試圖通過譴責中國是美國面臨的最大威脅而卷土重來。班農在2017年8月離開白宮一年半多後,撰寫了一篇長篇文章,概述了中國成為「美國有史以來面臨的最大經濟和國家安全威脅」的六個原因,並煽動他的前上司不要在對華經濟戰爭中就關稅問題達成妥協。

在這篇文章中,班農聲稱「中國一直在對工業民主國家發動一場經濟戰爭」。但世界實際看到的是,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創建了世界上最大的經濟和社會平臺之一,按照通過討論和合作實現共同增長的原則創造了商品和服務。

班農還聲稱,美中貿易爭端是一場根本性的沖突,促使華盛頓繼續徵收懲罰性關稅。這種極端好戰的思維無視历史的教訓,在貿易戰中不可能有勝利者。這也違背了世界各國人民的意願。

他還指控中國竊取知識產權,這也是毫無根據的。2017年,中國的國內專利、商標、工業設計和其他類型的知識產權申請數量位居世界第一。2018年,中國躋身全球最具創新能力經濟體前20名,在全球創新指數排行榜上名列第17位。中國已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知識產權所有者之一。那麼,「盜竊理論」是從何而來的呢?

班農最敵視的觀點是,中國渴望成為一個「全球霸權大國」,這實際上反映了班農自己根深蒂固的霸權主義思想。

在周三於北京召開的亞洲文明對話會議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主旨演講中說,尋求與鄰國的友好和與所有國家的和諧是中國與世界交往的方式。

他多次申明,無論發展到甚麼階段,中國都不會稱霸、不搞擴張,也不會把自己所經历的悲慘經历強加給其他國家。習近平主席提出的建立人類共同未來共同體的構想,旨在共同促進發展,維護安全,參與治理,分享利益。對於那些首先奉行美國政策的美國政治家來說,應該追求共同利益的理念肯定是陌生的。

像班農這樣的極右翼美國政客一直在誹謗中國,預示著20世紀50年代麥卡錫主義幽靈的卷土重來。與此同時,選擇右翼的政客們也試圖讓中國成為華盛頓經濟政策失敗的替罪羊。

他們一直試圖誤導公眾,認為中美貿易摩擦實際上是兩國間正常的事情,是不可調和的價值觀沖突和不同文明沖突的結果。他們正竭力爭取中美之間的戰爭,以實現他們自己的目標和野心,並傳播他們的政治活動。

周三,一些美國參議員宣布,他們已向國會提交了一項法案,禁止向那些在中國軍事研究機構工作或得到中國軍事研究機構贊助的人發放簽證,以降低所謂的美國安全風險。同一天,白宮還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禁止美國公司使用外國公司生產的電信設備,這些設備可能會對美國構成國家安全威脅。外界普遍認為,美國此舉的目標是中國科技公司華為(Huawei)。

在一個高度全球化的世界裡,世界上最發達的國家,在科技、軍事和經濟方面都擁有超強的實力,對危險的懷疑是如此之輕,以至於它不得不向外部世界關上大門,這是令人難以理解的。惡魔實際上就藏在裡面。只有美國才有能力戰勝自己。真正對美國構成最大威脅的正是那些具有零和思維的新右翼分子。美國人民真正應該害怕的是像班農這樣的新麥卡錫主義政治家。

習近平主席曾表示,推行保護主義與把自己關在漆黑的房間裡沒甚麼兩樣。你可以遮擋風雨,但你也能遮住光線和空氣。隨著華盛頓昏暗的房間變得越來越密閉,最終的結果只能是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