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行政長官不信任動議被否 反對派抹黑失敗

   

據文匯報报道,反對派無所不用其極地阻撓《逃犯條例》修訂,一再將事件政治化,更對特首林鄭月娥提出“不信任動議”,再借討論動議時大肆抹黑修例。

  提出動議的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尹兆堅聲稱,修例破壞“一國兩制”,是將港人送到內地“滅口”,損害“一國兩制”。

  多名建制派議員指出,林鄭月娥自上任以來,銳意改善與反對派議員的關係,更接納了他們不少意見,可惜“痴心錯付”,並批評反對派不但拒絕在修例一事上理性溝通,更暴力衝擊議會,及到外國乞求外部勢力干預香港內部事務,強行將香港的內部事務升級至國際層面,才是損害“一國兩制”的行為。最後,有關動議被大比數否決。

  民主黨議員尹兆堅昨日在立法會提出“對行政長官投不信任票”,而反對派議員的發言內容大部分都是在談反對修訂《逃犯條例》,更對修例大肆抹黑。

  尹兆堅在發言時稱,林鄭月娥推動修例,是直接破壞“一國兩制”,“拆毀”香港法治制度,而港人被送到內地審訊,可能被“滅聲”甚至“滅口”云云。

  就議案提出修正案的“議會陣線”議員毛孟靜亦聲言,修例是“拆毀”兩地法制間的“防火牆”,又引述昨日路透社的“匿名法官”報道,聲稱修例後香港法官無法就公平審訊和人道刑罰上把關。

  責打擊管治威信

  民建聯主席李慧琼在發言時批評,香港反對派議員動不動就發動不信任動議投票,令嚴肅的動議淪為政治表態的“政治騷”,只是為了打擊特首威信的政治手段,完全沒有建設性;動議雖無約束力,一旦動議通過,勢必引起不必要的衝擊,對管治造成負面影響。

  她直指,反對派提出不信任動議,源於《逃犯條例》的修訂,但反對派根本不願花時間提出改善修訂內容的建議,而是到外國乞求外國勢力干預香港內部事務,強行將香港的內部事務升級至國際層面,才是真正損害“一國兩制”的行為。

  經民聯副主席林健鋒批評,尹兆堅的動議純粹是荒謬的“無稽之談”,甚至可以講係荒謬的。事實上,“反對派議員有邊一分一秒係信任過行政長官同特區政府的呢?自回歸以嚟,佢哋信任的,只有西方的一套,反正外國的月亮特別圓。”

  他指出,中央政府一直打開溝通之門,誠邀反對派溝通,但反對派就“奉旨拒絕”,他們就到世界各地搖尾乞憐,要求西方國家“關注”香港的發展情況,唱衰“一國兩制”,唱衰香港,抹黑祖國,而特首自上任後就真心誠意和反對派溝通,回應他們的訴求,“結果換嚟在議會內被辱罵八婆,可以話,特首真係芳心錯付。要換取反對派的信任,簡直係與虎謀皮。”

  林健鋒強調,中美貿易摩擦進入白熱化的階段,反對派“滿心歡喜”咁到外國“唱衰香港”反對修例,有關言論全屬嚴重誤導,譁眾取寵,“希望佢哋真係好好咁做一個香港人,放下爭拗,發展經濟,改善民生,為香港謀求發展出路。”

  盼回歸理性討論

  經民聯副主席張華峰亦批評反對派無理取鬧,是因為政府未有回應他們的要求而“發爛渣”報復。自己身為金融服務界議員,確對《逃犯條例》修訂有疑問,但不會阻止條例審議或提不信任動議。

  保險界議員陳健波認為,即使對修例有不同意見,亦應該讓政府清楚解釋,充分辯論,而非衝擊會議、誤導市民,將問題上綱上線,不斷攻擊香港法治,甚至對特首提出不實的指責。他期望反對派回歸理性討論,妥善處理修訂法案。

  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直指,反對派議員的手法,與當年反國安法立法時一樣,挑起源於謊言的恐懼。

  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景界議員謝偉銓則強調,特首一直以來做實事、有擔當,反對派議員只是在尋找議題抹黑,而他們以粗鄙言論侮辱特首,更乞求外國勢力干預香港事務,實不可理喻。

  最後,議案在功能組別8票贊成、22票反對;地區直選15票贊成、18票反對下被否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