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智賢:《夜問打權》停播,但我一定會繼續讓蔡英文不舒服

 

 

臺灣政論節目《夜問打權》在經历多次頻道「搬家」後,最終仍未擺脫被停播的命運。在臺當局不斷施壓下,6月28日,堅持了近3年的《夜問打權》將迎來最後一期。

觀察者網在獲知消息後第一時間採訪了節目主持人黃智賢。黃智賢向觀察者網證實這一事件的同時表示,「問社會不公,打政治不義」的《夜問打權》雖然不得不告一段落,但其未來一定會繼續讓蔡英文、民進黨「不舒服」。

「他們看到我是很痛苦的,因為沒辦法辯駁」

觀察者網:《夜問打權》本周五播出最後一期,您是甚麼時候收到「停播」的指示?之前有沒有預警?

黃智賢:我星期一接到節目要停播的通知,但是具體細節到昨天(星期三)中午才確認。我本來想就做到昨天,但是團隊裡還有一些人、事要安排,所以做到星期五。

觀察者網:收到停播通知後,和臺裡是怎麼溝通的?有沒有申訴?

黃智賢:其實這是一個決策,我不知道怎麼溝通,也沒甚麼好溝通的。

在臺灣,《夜問打權》收視率很好,影嚮力很大,對蔡英文、民進黨的打擊是非常大的。在臺灣,它「支持統一、反對臺獨」,是一個完全正面的力量,而我做節目也算嚴謹,一切合法,所以在法律層面,蔡英文政府沒有辦法用法律對付我,他們找不到我的破綻,只能找電視臺方面處理這一事情。

如果人家找我商量,那是可以溝通的;但他們已經處理了才通知我,這個就沒有辦法了。

觀察者網:您推測現在停播的原因有哪些?6月中旬您在廈門參加海峽討論版,在演講中明確支持「兩岸統一」和「一國兩制」,這是直接的導火索嗎?

黃智賢:這三年來《夜問打權》是臺灣唯一一個以中國人的角度來做節目的節目。比如一樣的新聞事件,別人可能會用外國媒體的角度,而我則秉持著「我是中國人」,節目是做給中國人——包含2300萬臺灣人——看的心態來做節目。《夜問打權》也是臺灣唯一一個支持統一的節目,沒有第二個節目像我們一樣,在鏡頭前支持「和平統一」、直截了當地說「我是中國人」。所以我的節目讓蔡英文非常的痛。

其他節目也有批評蔡英文,只是無關痛癢,說些「內政不佳」之類,很少有人有能力、有意願一刀刺進臺獨的心髒,從「臺獨」的理論和事實來駁斥「臺獨」,讓他們站不住腳。我知道他們看到我是很痛苦的,因為沒有辦法辯駁。

這次直接停播,第一是因為我公開支持「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我這樣一個人,站在海峽討論版那樣一個高度的演講臺上,非常平和卻又直接了當地說「我支持和平統一、一國兩制」,這等於拆穿了「臺獨」的面具;我十幾分鐘的演講很清楚地講出了兩岸現在的狀況,把「臺獨」的很多謊言、幻想都擊破了。對他們來講,我好像拆穿了「國王沒有穿衣服」,所以他們很痛苦。

第二個原因,就是我罵蔡英文罵得太兇了。也就是我剛剛講的,別人可能批評蔡英文,但不痛不癢,我批評蔡英文,讓她很痛,所以我的節目從最好的頻道被打壓到不好的頻道,再從不好的頻道被打壓到更不好的「邊陲」頻道。臺灣有幾十個政治評論節目,但他們介意我這個節目,現在連節目在邊陲地帶存在都不能接受。

第三個原因,也是我一貫做的——整個臺灣在報道香港事件的時候都是一言堂,都支持香港「反送中」,只有我去呈現事實,告訴大家真實的情況是甚麼,讓「臺獨」跟「港獨」沒有辦法合流。我想對他們來講這是不能忍受的。

觀察者網:前幾日臺北掀起「拒絕紅色媒體」游行,請問這次停播是否受其影嚮?

黃智賢:我不知有無關系。但「反紅媒」的是民進黨側翼,壓制統派聲音。

觀察者網:從2016年7月14日開播至今,除了不停地換臺,您還遭遇過哪些打壓?

黃智賢:幾乎每天都有打壓,但很多涉及電視臺內部,不好說,說出來會傷人。其實我之前有講過,我的背上插滿箭,這些箭很多是從背後來的,不過我覺得我的第一敵手是蔡英文,至於其他的就不必太在意了,畢竟很多人出來工作也是為了一口飯。

觀察者網:《夜問打權》是怎麼做到在不斷被打壓的情況下仍堅持了3年?

黃智賢:因為我堅持,因為我沒有犯任何法。臺灣不是法律上保障言論自由嗎?節目收視率很好,又有影嚮力,講的又是正確的,憑甚麼關我?現在她要競選連任,所以更不要臉了。

觀察者網:有個別網友質疑,《夜問打權》是給大陸人看的節目。您怎麼看待這一說法?

黃智賢:我覺得這個說法太沒品了,這說法就是在附和「臺獨」,因為「臺獨」就是這樣子來打壓我的節目的——我的節目原本在黃金頻道收視第一,為降低我的影嚮,他們就把節目移到不好的頻道,我的收視率還是很好,於是被移到更不好的頻道,見我的收視還是很好,就打擊「你這節目是做給大陸人看的」。

大陸如果有網友這麼想,那很愚蠢。我做給他看,他有給我廣告嗎?大陸網友的觀看、轉載也無法直接利於我的收視率。講這種話,就是幫「臺獨」欺壓黃智賢而已。

有很多「臺獨」、「港獨」會用簡體字上大陸的社交媒體,有人以為他是大陸的網友,才不是嘞,我已經拆穿太多了。剛分析停播原因時,我講了三個理由,其中一個是我批判香港的「反送中」。為甚麼這一次對我的打擊這麼大?過去是「臺獨」恨我,現在「港獨」和「臺獨」都恨我,而「港獨」的後面是美國。你能想象部分香港人有多恨我嗎?因為我拆穿了他們的面具。所以這一次是「臺獨」、「港獨」聯合打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