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琳/鏡頭只對準員警 為何你們站在正義對立面?

昨天(8月24日),一張數十名記者將“長槍短炮”對準一名正在執行任務的香港員警的照片引起網友們的一片憤慨,照片被網友冠之以“月度最佳”,建議提名美國普利策新聞獎。的確,如果媒體鏡頭只對著員警,如果刻意妖魔化事實、“選擇性失明”,你們這是在實施一種“軟暴力”。

在過去兩個月應對各種合法、不合法示威活動,以及暴力甚至近乎於恐怖行徑的極端行為中,香港警方一直保持克制忍讓,竭力維持公眾秩序及保護市民安全。警隊只是在有人暴力衝擊或作出暴力違法行為、危害在場人士的人身安全時,才使用相應及適度的武力加以制止,阻止事件升溫及惡化。但一些香港本地及西方國家媒體卻忽略激進示威者首先挑釁警方及暴力衝擊的行為,無端指責警方,這完全是倒果為因,喪失公允。昨天這張媒體記者成為主角的照片更是讓人對撲面而來的“軟暴力”不寒而慄。

  過去兩個月,這種媒體“軟暴力”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

一是沒有客觀,沒有公正。追求真相是媒體使命,也是職業底線。但不去報導暴力行為對香港社會的種種衝擊,卻只拿著放大鏡盯著看警方的一舉一動,然後便是網友們譏笑的“開局一張圖,內容全靠編”。這樣的媒體,你們自我標榜的客觀、公正何在?你們奉為圭臬的新聞言論自由何在?你們的職業操守又何在?

  二是部分記者沖在一線,有意成為暴徒的保護傘,干擾、破壞警方執法。這段時間,我們多次看到這樣的畫面,當警方準備對暴力分子採取措施時,一些穿著媒體馬甲的記者迅速出現在員警和暴徒之間,讓員警顧慮多多、無法實施執法。你要是果斷執法,媒體的標題馬上震撼出爐:員警將槍指向記者,記者要被員警爆頭,諸如此類。

三是香港記者協會為虎作倀。阻礙員警執法的,既有心術不正的記者,也有不少“買假證”的記者。在暴力示威現場,有不少暴徒都持有各種不知名的記者證用來“護身”。參與非法集結的時候,可以更加肆無忌憚地阻撓執法甚至挑釁員警。由於相關證件難辨真偽,使得員警也搞不清眼前的所謂“記者”是真還是假。香港《文彙報》兩名記者分別以學生和自由撰稿員的身份進行記者證的申請,發現香港記協會員證的申請門檻十分寬鬆。其中學生會員證只需付20元港幣(約18元人民幣)就可以通過。有關職員透露,雖然記協會員證不等於正式的記者證,但只要“主辦單位”接受,有時也可當記者證用。搞笑的是,香港記協對此視而不見,卻屢次三番質疑內地職業記者的從業身份。

  法治本是香港的根本,但現在香港陷入混亂,整個社會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為了香港,員警在努力,政府在努力,特首在努力,越來越多的普通市民也在堅定發聲“香港不能再亂下去”。在這種情況下,必須警告那些有違道德良心、不顧職業操守、不講法律秩序的“毒媒”,不能在毀港亂港、忤逆民意的不歸路上一條道走到黑了!

  文丨評論員 洪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