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法全面遏華 中美戰改寫格局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說過,「當今世界正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這場大變局正隨着中美關係全面惡化,兩國終有一戰而加速來臨。美國眾議院大比數通過參議院版本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只待總統特朗普大筆一揮,法案就會落實。美國撕破臉皮全面遏華,貿易戰之後很快就會是金融戰、貨幣戰,中國在這場大變局中能否取得最後勝利,穩定民心至為關鍵,而香港則無可避免成為大輸家。

極限施壓 敲詐中國

在「美國優先」、全面遏華的戰略背景下,即使中國官方強烈反對,特朗普簽署落實法案已是殆無疑問。這既是特朗普好大喜功的性格使然,也是客觀環境的必然。總統大選在即,特氏必須向選民交代,不可能對獲得參眾兩院通過的法案「落閘」;而農業州份向來是其票倉,特氏乘勢敲詐中國向農民邀功不足為奇。不難估計,他不會即時動筆簽署法案,而是使出極限施壓慣技,用盡十日時間跟中方討價還價,甚至祭出其他行政手段推遲簽署法案的死線,勢要中國在貿易協議作出更大讓步。

中國本來已同意向美國購買四至五百億美元農產品,這個數額為歷年最大,但美國欲壑難填,很大機會趁勢加碼,「食完左髀食右髀」,將中國這頭肥牛肢解拆骨。以特朗普的商人本色,只要法案一日未簽署,一日仍有更多叫價本錢,可以再「食牛髀」;反之,即時落實簽署,中美貿戰全面開火,美國農民頂多只能夠「食薯條」,而處於下風的中國,受到外力衝擊,內部穩定勢遭打破,全民恐怕要「食草」。商人總統將會怎麼選擇,清楚不過。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在中美「新冷戰」的大氣候下,即使沒有這條人權法案,美國也會製造其他麻煩壓制中國,對香港這個反華勢力橋頭堡實行長臂管轄,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中國花了錢也買不到平安,既然如此,何不丟掉幻想,強硬應對?

北京早就亮明對貿易戰的態度,是不願打也不怕打,既來之則安之。誠然,中國綜合國力仍不如美國,很多時候只能處於守勢,但不表示一切逆來順受。中國反制的手段有很多,而澳門賭牌便是其中一大利器。眾所周知,澳門當局只批出三個賭牌,只是後來有賭場股東拆夥,才透過「法律空白」和行政手段修改批出合同,以致出現「三主三副」的六牌局面。要是中央重新收緊三個賭牌,全給華資,美資叼在嘴邊的肥肉便要悉數吐出來,還不造成傷及筋骨的大震盪嗎?何況這些美資都是共和黨和特朗普的大金主,美國真的能不顧一切犧牲這些大財團的利益嗎?

當然,戰略上藐視敵人,戰術上重視敵人。中美之戰是國運之戰,美國無所不用其極是必然之事,尤其是打壓中國是共和民主兩黨的最大共識,說是朝野上下一心也不誇張。反觀中國國內存在許多深層次矛盾和不穩定因素,香港淪為反中亂港前沿陣地不用說,台獨、疆獨、藏獨、蒙獨更是蠢蠢欲動,隨時乘勢生亂。加上內地非洲豬瘟、鼠疫橫行,政府一旦處理不當,民憤火藥庫隨時大爆炸。在此關鍵時刻,中國必須穩定民心,爭取民意支持,團結一致,由民生到經濟的施政皆不容有失。

民心不穩 動搖國本

可以說,貿易戰固然不如特朗普所說「很容易贏」,甚至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但美國最大本錢是團結對外,而中國內部則隱患處處,民心不穩隨時動搖一國之本。要知道,貿易戰只是引子,美國打完香港牌之後,接力而上的必然是金融戰、貨幣戰,而台灣大選又至,步步驚心,處處兇險,豈能不慎之又慎。

在這場百年未有的大變局中,香港成為最大輸家已是寫在牆上。在反修例暴亂愈演愈烈之際,中央高調宣布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意味其戰略定位獲得提升,也意味深圳將加快發展步伐,成為與國際接軌的金融中心。中央意圖很明顯,既然香港靠不住,另起爐灶取而代之便順理成章。實際上,深圳是全國科技重鎮,綜合競爭力已超越香港,經濟總量後來居上,連貨櫃吞吐量也拋離香港,現在又得到中央「加持」,距民企國企分部從香港全面遷往深圳之日已經不遠,香港如何自處?

更不用說,香港本來就同新加坡激烈競爭,新加坡也是僅次於香港的全球第二大人民幣離岸中心,香港不爭氣,星洲則在「天時地利人和」之下第一個受惠。有報告指出,今年六月至八月共有四十億美元資金從香港流入新加坡,儘管新加坡總理李顯龍之妻、淡馬錫行政總裁何晶一再呼籲香港反思對中國的定位尋求出路,並強調新加坡無意乘人之危,但在世界大變局之際,星洲不分一杯羹才怪,推出更多投資移民優惠,吸納資金與人才是必然之事。北京為了分散風險,亦不可能再將所有雞蛋放在香港這個籃子裏,深圳金融中心短時間內未成氣候,上海之後的選擇必然就是新加坡。對比香港的人財兩失,星洲人財兩得,不是大贏家是甚麼?

春江水寒鴨先知,本港幾大地產商的取態也是對香港前景的反射。現時樓市比高峰期已有輕微下調,倘中美關係持續惡化,香港形勢更加兇險,資本家會棄守香港嗎?要是未來樓市出現大劈價,要錢不要貨,便意味這些資本家用腳投票,放棄香港。所謂商人無祖國,何況小小一個香港?可憐的是無能力移民的香港人而已。

不管怎麼說,一國升、兩制沉,中港地位乾坤大挪移已是勢所必然。在全國一盤棋的大格局裏,在中華五千年的文明長河裏,香港的歷史使命已經完結,早已變得無關宏旨。問題是,中國要在全球大變局中全面崛起,改寫世界格局,必須跨過美國這一道坎,否則一切都是空談。

毛澤東說過,「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現在外侮來犯,中國會有新毛澤東帶領國家迎難而上、亮劍反擊嗎?(來源:東方日報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