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特爾特正在阻斷美國幹預菲律賓的政治潛流

杜特爾特和羅布雷多也曾有過精誠合作的時候,但這都已經過去了

當地時間11月25日前後,曾在17日宣布「健康不佳」,向外展示其年事已高、心灰意冷一面的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突然發起了一場突然襲擊,撤銷現任副總統羅布雷多(Leni Robredo)的「禁毒委員會共同主席」一職。這讓外界對杜特爾特的執政能力再次刮目相看。 自10月下旬以來,各路媒體報道中的杜特爾特一直健康堪憂。由於菲律賓憲法規定,如果該國總統因殘疾、辭職或死亡而無法履行職責,那他必須將權力移交給副總統,這使得外界開始猜測杜特爾特會否交權。 

加之杜特爾特又在11月8日委任羅布雷多擔任「禁毒委員會主席」,統領包括警察在內的多個強力部門,到17日,杜特爾特還再一次強調了自己「健康不佳」,24日的整肅行動就讓外界感到相當意外:看來,杜特爾特可能只是玩了一出空城計,他的健康狀況尚不至於不可收拾。 當然,羅布雷多被解職有充分的原因。杜特爾特早已在11月18日強調,如若羅布雷多向外界洩露菲律禁毒戰爭的機密情報,那麼馬尼拉方面就會撤掉她的「禁毒委員會主席」職務。 考慮到這位副總統上任不久就專門找到美國大使,不僅專門匯報了有關禁毒的相關事宜,還有意要淡化軍警在掃毒過程中的作用。加之羅布雷多也沒有向杜特爾特談及過「禁毒」的進一步方案,至此,她的命運也就可想而知了。此舉也意味著杜特爾特掐斷了一條延伸進菲律賓政治核心的美國潛流。 

其實,杜特爾特自從上任以來就一直對其身邊的敵對力量提防有加。而他身邊最具威脅性的反對派力量就是羅布雷多所屬的「自由黨」。 盡管在2016年大選之後,此前由阿基諾家族(Aquinos)統領,一度擁有壓倒性執政地位的菲律賓「自由黨」迅速瓦解,大批要員加入了杜特爾特麾下的「菲律賓民主黨-人民力量」,但菲律賓獨特的選舉機制還是讓該黨贏得了「副總統」一職。 羅布雷多在擔任副總統的前兩年一直致力與杜特爾特精誠合作。即便在2017年7月,以阿基諾四世(Bam Aguirre Aquino IV,前總統阿基諾三世的堂弟)為代表的一批自由黨要員卷入了一場推翻杜特爾特的「政變」陰謀,但這位副總統仍堅持立場,不為所動。

遺憾的是,隨著兩人在南海、中國、立法等問題上逐漸出現裂痕,羅布雷多也從2018年7月後逐漸從副總統變成了反對黨領袖,而兩人對從2016年7月開始的「菲律賓禁毒戰爭」的態度差異,更使之最終決裂。 當羅布雷多又開始代表「自由黨」勢力,希望借美國之手幹預菲律賓內政時,一直對其有所提防的杜特爾特當然不會錯過機會。 事實上,杜特爾特從2018年9月之後就開始了和羅布雷多的拉鋸式對峙,杜特爾特稱,後者如要倒戈,則自己會發動軍政府採取對抗。到9月,更有情報顯示杜特爾特有意罷免此人。10月時,菲律賓眾院還提出過「副總統不得接任總統」的法案草案。 

在步步緊逼之下,羅布雷多不得不拿出了一個代號「八個直達」(Otso Diretso,也稱「八全勝」)的反對派參議院補選方案,試圖借8名包括自由黨的各派政要,一舉扭轉自由黨聯盟在24席參院中只有4席的困境,竭力讓杜特爾特政府面臨跛腳困境。而羅布雷多在中國、南海等問題上的強硬姿態,也讓中菲關系在2018年10月到2019年6月間雜音四起。 幸而,這場由羅布雷多領銜,包括阿基諾四世在內的一批「反對派」政治家的反擊行動最終以慘敗告終。在2019年5月到6月間的參院補選中,這8人無一人勝選。而杜特爾特麾下「菲律賓民主黨-人民力量」集合的執政黨聯盟卻在大選期間最終取得了20席的絕對多數。 至此,菲律賓的反對派勢力已經難以憑借政治手段獲得更多能量。他們所能做的只有提出倡議,感嘆「中國可以遠程切斷我們的電力傳輸」,並被外界嘲笑無知。當杜特爾特略施小計,借打擊羅布雷多,進而阻斷美國對菲律賓的潛在影嚮力時,外界或許也有必要重新認識一下菲律賓的政治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