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活動撕裂香港社會 有家庭失和有朋友反目

相比於街市景象、統計數據,更難以看到的是社會心理的創傷。這場風波中,香港人心理受到的傷害無處不在,卻又無從追尋。上觀直擊香港認為:暴力活動撕裂香港社會,有家庭失和,有朋友反目,有同事絕交

暴力活動停歇後的香港,似乎又恢複了平靜。清晨的維多利亞公園裡,樹蔭下一群老人舒緩地打著太極,草坪上園林工人正為青草地灌水,四周跑道上年輕人三三兩兩地慢跑。公園裡靜謐得只聞遠處傳來的車聲。

  平靜背後卻是未愈合的傷痛。在香港購物聖地——位於尖沙咀的海港城,一位當地朋友告訴我,商場裡曾密密紮紮擠得都是人,幾乎每一家小店門口都排起長隊。昨天,她帶我在海港城參觀,每走幾十米,就指著一家商鋪說,這是一家網紅店,這又是一家超多人「打卡」的特色小店。

  但是,對於首次來海港城的我,當初的喧囂只能去想象。此刻,海港城裡沒有哪家店鋪門口有人排隊,我的身後更沒有客流推著我向前。這裡平淡得像任何一家缺乏魅力的商場。如果說和別處有不一樣的地方,那就是海港城樓層及其低矮,低矮到幾乎可以伸手夠著天花板,低矮得和它龐大的占地不相稱。我好奇地問朋友這是為甚麼,她想了想,說:「大概是人流太大,想讓你走快些吧。」

  冷清背後是糟糕的經濟數據。昨天《明報》頭條新聞說:「失業率明年或達5%」。報道說,今年8月到10月的失業率達到2017年年中以來最高水平,其中餐飲業失業率升至6.1%。餐飲聯業協會會長黃家和更是悲觀估計:「如果12月過不了這關(社會動蕩),新年後便會有歇業潮,估計屆時會有千家飯店倒閉。」

  相比於街市景象、統計數據,更難以看到的是社會心理的創傷。這場風波中,香港人心理受到的傷害無處不在,卻又無從追尋。

  因修例引發的非法游行、暴力活動加劇了不同群體的對立。支持泛民主派和支持建制派的市民之間,裂痕愈撕愈大。理性聲音被埋沒。置身於風波中,只問立場,不問是非。在任何一個議題上,先劃線站隊表明政治態度。當地一位朋友告訴我,壓力逼得你不得不選邊站。

  將來,等到時局穩定,游客會回來,經濟數據會回升,但撕裂的人際關系卻難以彌合。在香港的日子裡,我見了不少當地友人,有本土長大的,也有來自內地的,有短暫外派在港的,也有以香港為家的。幾乎每個人都能說出一個暴力活動撕裂社會的悲傷故事。

  撕裂存在於陌生人間。一位從內地來港5年的朋友說,以前在香港,說普通話或是粵語,透露的只是你的地域身份;而現在,對方首先會從語言裡判斷你所在的陣營——你是我們這邊的,還是他們那邊的。

  撕裂存在於朋友、同事間。修例風波發生後,立場相左的同事大多會小心翼翼避開政治話題。一位來自內地的朋友告訴我,原來他們公司裡有位香港本地同事,和內地同事關系融洽,大家會分享零食,會說說笑笑。但最近的一天,她向這位同事打招呼,對方卻視而不見。現在,公司開會的時候,香港本地員工坐在一處,來自內地的員工坐在另一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