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驚兩岸:比“顛覆罪”更精彩的家庭劇

9月11日,備受兩岸輿論關注的民進黨前党工李明哲顛覆國家政權一案在湖南省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李明哲接受單獨詢問時,對於被指控的罪名表示認罪悔罪,也清晰表達自己的口供真實、沒有逼供,還表示大陸執法單位文明辦案,他對自己的行為深表懺悔。

在當天的庭審現場,李明哲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就在台下,比起二人座位的距離,其實最遙遠的莫過兩個女人南轅北轍的心,一個期待兒子平安歸來,另一個則寄望丈夫坐穿牢底。

其實,從今年三月初李明哲失聯接受調查開始,圍繞著該案的是是非非一直成為媒體熱議的焦點。尤其島內不少名嘴政客不由分說的口誅筆伐,讓人誤以為又出了一個台版“曼德拉”。反正中共沒有人權啦,野蠻中國胡扯亂抓人……在這樣的瘋狂的政治秀下,李明哲已然成為一個爭取自由民主的悲情人物。

除了這些政治上的推測之外,李明哲案受到臺灣媒體關注的,還有李明哲老婆李淨瑜與婆婆的糾紛,這部家庭劇,關注度一度淹過了案件本身。

9月9日上午,也就是李淨瑜赴大陸的前兩天,她與友人一起召開記者會,會上將矛頭對準大陸政府,首先對李明哲案再次表態“若李明哲在非自由意志下,在法庭做出或說出某些難堪言行,那是被認罪,請國人體諒。”並稱李明哲的媽媽從李“失蹤”開始,就對她咆哮你們應該跟祖國道歉,道歉完才能回來,她甚至表示“如果李明哲在非自由意志下”,在法庭說出“難堪的言行”,要請臺灣人原諒,因為這些都是“被認罪”。未審,李淨瑜已經先判。演變至此,李明哲案除了測試兩岸關係,還加上了婆媳在親情與政治之間的拉鋸,她們之間對李明哲案持不同態度,使這場案件從政治劇走向鄉土家庭劇。也更演變成一出荒誕劇。

而在9月11日公開庭審那天,婆媳住在當地不同的酒店,兩人的互動又成了臺灣媒體關注的焦點,李淨瑜和其婆婆的不同態度也恰好反應臺灣社會面對這次案件“是救人至上、還是抱持自己的理想走到底”的分裂。

李淨瑜說,她知道自己進入法庭的時候,什麼都不能帶進去,除了自己的眼神。當她預期李明哲在法庭上會得到什麼樣的結果時,她自稱,身為李明哲的革命夥伴,且跟他相知相戀20年,對李明哲這個專職人權工作者的注解,“我給了他這樣的定義:李明哲,我以你為榮。”

早前,李明哲案發後,大陸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表示,已為其安排律師。但是,李明哲的妻子李淨瑜竟針鋒相對地回應,這無疑是“請鬼拿藥單”!面對陸方一再聲明該案“不是所謂的人權事件”,部分臺灣人權團體更預設立場,直接給李明哲案定調,認為是對岸對人權人士的迫害,直接將李明哲案定義為對岸對維權人士的打壓迫害。

甚至李登輝也不甘寂寞,在李妻拜會時,又將此事與當年的“千島湖事件”關聯,怒批“中國是土匪”,

 

對臺灣有些媒體和政治人物來說,因“李明哲”案的見獵心喜與當年的“千島湖事件”何其相似。在“千島湖事件”發生前的6年間,大批台客登陸觀光,老兵探親,臺灣歌曲臺灣影視劇蜂擁而至,冰凍的“兩岸關係”已呈現春暖花開的跡象。但事件發生後,少數人將這一單純的“刑事案件”上綱為“政治事件”,透過媒體大肆鼓噪,兩岸關係因此驟降。雖然在此期間,還有第二次汪辜會談等事件,但都已經屬於慣性操作了,除了事務性談判之外,再無實質性進展,而處處可見倒退。統獨意識形態的此消彼長,更為日後的“兩國論”埋下了伏筆!

這次李案事發後,時至今日,究竟有哪個NGO組織為其澄清身份?在全台公憤之餘,又是否有媒體證實了李明哲是被哪家“神隱”社團收編在冊?若對以上問題三緘其口、一無所知,就“未審先判”,出於對中國大陸集權、不民主的刻板印象,直接將該案定義為對岸對維權人士的打壓迫害,未免有預設立場之嫌。

對於大陸方面來說,無論是基於兩岸關係考慮,還是遵從依法治國精神,這次對李明哲案的審理,均應保障當事人的合法權益,而對李淨瑜和個別臺灣媒體以及無良政客來說,與其渲染悲情、義憤填膺,倒不如冷靜下來,將議題聚焦李明哲案本身,少一些臆想,或許更有助於還原事件真相,如果一意孤行,恐怕才是真的請鬼拿藥單。畢竟,一個母親此時正在苦苦地等待她的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