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佔中發起人陳健民勾結美國顏色革命機構NED內容曝光

香港中文大學咁多學生要搞港獨,不是一時兩刻生出來的,而是背後有人一直在進行顏色革命的工作!

「佔中」行動發起人之一陳健民被踢爆,早在2011年就與由美國國會資助的國家民主基金會(NED)有合作,以其早前擔任主任的香港中文大學中國研究服務中心為名,收取基金資助設立項目,個人亦與基金會高層保持密切聯繫。此外,秘密資料亦顯示,陳健民對於壹傳媒主席黎智英支付「佔中」行動廣告的做法,一早知情。

有網民公開大量秘密文件,揭發「佔中」發起人的種種醜聞。陳健民於去年7月聲稱,為免「佔中」立場令其擔任的中文大學中國研究服務中心工作受阻,決定辭任中心主任一職,並會減少在中大公民社會研究中心的工作。但從被曝光的郵件發現,早在2011年,陳健民所在的中大中國研究服務中心與國家民主基金會(NED)就存在千絲萬縷的聯繫。

在2011年12月,一封陳健民寫給中大中國研究服務中心助理主任高琦的郵件中提到,中心的一個培訓項目除一般課程外,還需要進行事前研究,要求高琦與NED方面提議,資助中心開展研究。高琦其後回信稱,已將陳健民希望尋求資助的建議向NED反映,並指正等待對方回覆。

而在2012年12月,高琦的一封郵件中透露,時任中心主任的陳健民將幫助NED在中國內地舉辦一個培訓項目,又稱陳健民與負責亞洲有關事務的NED副主席Louisa Greve在今年建立起合作關係。

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屬下資助的中國「民運組織」有59個。其中包括了幾乎所有的「藏獨」和「疆獨」組織,當然還有過去20年對李卓人提供的1,300萬元捐款。NED收買香港的「工運領袖」、政黨政客、宗教領袖、傳媒教授,早在十幾年前已經開始,為的就是在適當時候發動一場港版「顏色革命」。2017年的特首普選就是「革命」爆發的藉口。美國不但通過NED大量金援反對派,更派出多名「重量級人物」來港指揮大局,當中包括負責美國朝核問題「六方會談」的大使級特使夏千福;還有資深外交家侯儒楷接掌香港中文大學的「香港美國中心」。這些「重量級人物」來港不是「退休養老」,而是要幹一番大事。前中情局特工 Ralph McGehee 在他的書 《Deadly Deceits: My 25 Years in the CIA》中曾經說過,1991年後中情局的主要工作,便是顛覆中國和古巴政府。於是,在「一國兩制」下的國際大都會香港,就成為了外國勢力顛覆內地社會主義制度的一個口子。今日還在辯稱外國勢力沒有介入「佔中」的人,究竟是一葉障目不見泰山,還是故意誤導市民,令市民以為這一場「佔中」真的是一班學生搞出來?

美國地緣政治學者威廉.恩格達爾日前撰文指出,隨着俄羅斯和中國近年越走越近,華盛頓決定給北京製造混亂,一如它借助烏克蘭,向俄羅斯,還有俄羅斯與歐盟的聯繫,製造失序那樣。近期令北京和俄羅斯彼此走得更近的協議,都觸發了華盛頓作出回應─在香港掀起「雨傘革命」。威廉.恩格達爾更明確指出,在發起「佔中」的香港人面孔背後,美國國務院和它最愛的美國國會資助的國家民主基金會(NED),透過它的「女兒」美國國際民主研究院(NDI),管理着「佔中」的運作。此外,美國哈德遜研究所的資深研究員Michael Pillsbury日前在美國電視訪問中亦承認,美國為確保民主可在香港發展,過去通過國家民主基金會,資助了香港數百萬美元。

NED為反對派提供大量金援和培訓

有人近日不斷充當美國及反對派的「辯護士」,指沒有證據顯示美國有介入「佔中」。然而,「顏色革命」的精粹就是一場「代理人的戰爭」(proxy war),美國不會直接介入,美軍更不用越洋出擊,只是使用源源不絕的美金來收買代理人,幕後操盤,就足以發動一場顛覆他國的「革命」。難怪有美國軍方人員直指「顏色革命」不但有效,更相當划算。而充當美國與目標國代理人中介的,正正就是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而香港的反對派人士,幾乎沒有一個與NED沒有接觸和聯繫,不少人更加收取其以千萬元計的金援,包括「為民請命」的工會領袖李卓人;而「佔中」發起人戴耀廷也曾是NED資助機構的受薪僱員;一眾反對派更不時參與NED舉辦的論壇、培訓,其中黃之鋒就是NED近年的一大「傑作」。

NED是幹甚麼的?只要明白其本質,對於「雨傘革命」的真相就可以一清二楚。美國1970年代發生的「水門事件」,不但令尼克松倉皇落台,更暴露了中情局一系列顛覆海外政府的活動。1977年卡特上台後取締了中情局的顛覆活動。但在立場反共的里根上台後,卻接受了時任中情局長William Casey的建議,恢復這些海外顛覆活動。但為了在國內政治上不受批評,所以推動國會於1983年成立了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國家民主基金會)。表面上這是一個非政府組織,實際上是以國會每年撥款,再經過美國大企業的參與,通過旗下遍及各國的「民間組織」資助海外非美國盟友國家的反對派,製造有利美國的國際形勢或經濟環境。近年有關行動更發展成顛覆目標政權的「顏色革命」。NED的高級行政人員,差不多都是美國政界人士,NED本質上是一個為美國國家利益服務,在需要時發動「看不見戰爭」的「非政府機構」。

利用香港作為顛覆中國的跳板

美國的前共和黨議員 Ronald Ernest更直指,NED「與民主根本沾不上邊。這是一個透過利用美國納稅人金錢,來大手筆資助海外特定政黨和政治運動,從而顛覆民主的組織。它所支持的以顏色為代號的海外『人民革命』,與其說是真誠的、本土性的民主運動,不如說更像列寧的奪權主張。」

NED屬下資助的中國「民運組織」有59個。其中包括了幾乎所有的「藏獨」和「疆獨」組織。當然還有過去20年對李卓人提供的1,300萬元捐款。但只要留意李卓人收款的時間,正正是在回歸前3年就開始,NED收買香港的「工運領袖」、政黨政客、宗教領袖、傳媒教授,早在十幾年前已經開始,為的就是在適當時候發動一場港版「顏色革命」。2017年的特首普選就是「革命」爆發的藉口。美國不但通過NED大量金援反對派,更派出多名「重量級人物」來港指揮大局,當中包括負責美國朝核問題「六方會談」的大使級特使夏千福,紆尊降貴來港任總領事,他以往最大「功績」就是台灣成功發動「寧靜革命」,讓「台獨」民進黨上台執政;還有派出資深外交家侯儒楷(MortonHolbrook III)接掌香港中文大學的「香港美國中心」,負責學界工作。這些「重量級人物」來港不是「退休養老」,而是要幹一番大事。

前中情局特工 Ralph McGehee 在他的書《Deadly Deceits: My 25 Years in the CIA》曾經說過,1991年後中情局的主要工作,便是顛覆中國和古巴政府。於是,在「一國兩制」下的國際大都會香港,就成為了外國勢力顛覆內地社會主義制度的一個口子。今日還在辯稱外國勢力沒有介入「佔中」的人,究竟是一葉障目不見泰山,還是故意誤導市民,令市民以為這一場「佔中」真的是一班學生搞出來?